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月光】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逃不得了

作者:了了是我

文案

如果问姚贝儿最讨厌谁,她会告诉你,那个打破她公主梦的男人。

如果问姚贝儿最喜欢谁,她会告诉你,那个混蛋男人留下的种。

如果问姚贝儿最大的愿望:她会告诉你,希望那个金枪不倒的混蛋男人终有一日永垂不举。

终于,夜黑风高夜,姚贝儿不小心撞了一辆诡异震动的宝马,她发现她的愿望实现了……

然后她逃了……然后她发现……逃逸……不得了……事大了……

PS:谢绝扒榜,女主智商不高,还是个爱哭鬼,作者各种金手指,玛丽苏,不喜天雷狗血者……嘎嘎……慎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高gān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贝儿 ┃ 配角:邹晨,邹狩,一gān酱油君,pào灰君 ┃ 其它:天雷,爱哭鬼,小白,重口味,各种狗血,慎入,慎入

☆、逃

第一章

深夜的公路边一辆白色的宝马正诡异地震动着,车内还不时的发出异样的声音。公路上过往的车子已经少之又少了,呼啸而过的瞬间,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远远地,一辆粉红色的小车缓缓的爬行而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自己的速度太慢,小粉车羞涩地靠着最外侧的道路,只是哪怕这样,也能看出来车子经常会左右摇摆一下,像是喝了酒一样,时不时地变道压线。

姚贝儿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这车是她今天刚提的,车牌还没有来得及办,前后车窗放着临时牌照,虽然路上的车很少,可作为第一次独自开车上路的她,还是难免觉得紧张。

她觉得手心都有些冒汗了,幸好夜晚公路上的车就没有几辆,一路摇摆的过来,没出现任何意外。

姚贝儿打了一个哈欠,她是真的困了,大家都说她智商不高,唯一能说得过去的就是她的长相。

姚贝儿有着时下流行的巴掌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好像会勾人似的,水亮水亮的。身材更不用说,蜂腰翘臀,皮肤又白又嫩。

也许是今天工作的太晚了,姚贝儿不由得有些伤悲chūn秋起来,一个哈欠过后,她又长叹了一口气。从小到大她的学习都不好,其实她也挺努力的,上课也认真,可就是脑袋不灵光,哪怕学得比其他的同学要晚,成绩依然不好。

幸好她有一对非常疼她的父母,父母的想法很开明,不要求孩子有多大出息,只要平平安安就好。

姚父姚母在都城有四处房子,都是祖辈留下来的,经过了拆拆建建以后,在普通人家当中,也算是有了一笔可观的固定资产。两套大的租了出去,另外的两套是一个单元的楼上楼下,户型都不大,索性便留着自己住了,这样也方便照顾外孙姚宝。

想到姚宝,姚贝儿嘴角暖暖的一笑,姚宝是她的儿子,如果排除父不详的话,她现在也算是辣妈了,想她自己每次带姚宝出去都很拉风,漂亮妈妈带着漂亮宝贝,那回头率,不说百分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了。

想到这里,姚贝儿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边拍边嘀咕道:“你又犯傻了,以前受过的教训还没受够吗……”

姚贝儿这一教训自己不要紧,手下也放松了警惕,眼前一道白光,一辆明晃晃的车就在她不远处。慌乱下,她想踩刹车,可一脚下去,发动机轰鸣而起,再踩刹车已经有点来不急了。伴随着紧急刹车的声音,

“咣当……”一声不大不小在深夜格外脆生的撞击声响起。

姚贝儿一阵大脑空白以后,急忙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看了一眼相撞的车子,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还不算太严重。

她低着脑袋,等着车主下来教训自己,脑中盘算着,今天买的保险额度够不够陪人家修车的费用。幸好已经过了凌晨,保险应该可以生效了吧?

等了有一会,白色宝马车主还没有下来。姚贝儿奇怪的看了看,她撞着胆子,往宝马驾驶室走了两步。

“咯噔……”车门打开了。

先下来的是一个女人,女人的妆有些花,灰头土脸的好像很丧气。

姚贝儿急忙赔礼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瞪了姚贝儿一眼,没理会她,而是很关心地看向车里,开口问道:“你没事吧,还痛不痛?”

姚贝儿有些奇怪地抻着脖子往车里看去,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息,让她的脸一红。这事情在她年少不懂事的时候,那个混蛋也和她gān过,她自然知道刚刚车里正发生了什么。她有点不知所措地咬着嘴唇,脑袋低得更低了,一双大眼睛,忽闪着偷偷地看着车内的男人。

男人的头发凌乱,手捂着下腹,脖颈处的青筋不时的起伏,喉结一上一上的大口大口吸着气,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胸肌时起时伏,上面好像布满了因为疼痛而冒出的汗水。

“对……”姚贝儿又想要赔礼道歉。

男人的一只手扒住了车边,他的手纤长而骨节分明,优雅又好似充满了力量。

姚贝儿一下子想到了几年前,她曾经多么迷恋过有这样一双手的男人。

“对不起……”姚贝儿深深的一鞠躬,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男人已经在女人的搀扶下,夹紧了双腿站了起来,虽然姿势怪异,但也算是站着的。

“我……”就着月光,姚贝儿总算看到了男人的脸,她猛地瞪大了眼睛,像是见了鬼似的,冲回自己的小粉车。

倒车,打方向,踩油门,一气呵成,眨眼间,车子就消失在夜幕间……

“肇事者呢?”邹晨痛得都快晕过去了,好不容易挺过了最痛的那一阵,他抬起头,发现眼前已经空了,刚刚他明明记得有人说话来着!

“那……跑了……”女人手指着夜色,愣愣地答道,事情发生太快,她没反应过来,明明还赔礼道歉地肇事车主怎么就突然逃逸了呢?

“跑了……”邹晨咬牙切齿的问道。

“恩……”女人用力的点点头……

“车牌号呢?”邹晨又问。

女人回答道:“没看……”

“你真是……”邹晨话没说完就停住了,他很想说女人胸大无脑,可反过来一想,这也不能怪女人,他从来只喜欢没脑子的,身材只要好,要脑袋gān什么呢,聪明的女人后患无穷……

“打电话吧……”邹晨叹口气。

“给谁……”女人问道。

“救护车……”邹晨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他的痛还真是不知道该跟谁说,希望他引以为荣的小家伙不要出事,可该死的怎么还那么痛?

@@@@

姚贝儿慌乱地逃回家中,姚宝在姥姥、姥爷那里住,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将门窗都检查了一遍,全部反锁上,这才钻进被窝,团缩着身体,整个身体瑟瑟发抖。

她没有看错,她不可能看错,就是那个混蛋男人,那个让她知道了社会现实的男人,那个给她上了人生最重要一课的男人。

姚贝儿咬着嘴唇,原本以为,再见面,她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可为什么心底那丝隐约地疼痛又出来了呢?

姚贝儿伸手一抹,脸上都是泪水,她的嘴唇颤了颤。

“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抱紧了被子,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地大哭,眼泪不断的涌出,像是绝了堤的洪水一样。

“混蛋……讨厌……王八蛋……”姚贝儿捶打着被子,骂着那个混蛋男人。

……

哭过以后,她抽涕着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双手握住茶杯,热气让她的眼神迷离了起来。

她不由得又想起来当时,她虽然脑袋不灵光,但好在还算是听话,每次考试都能过及格线,现在大学扩招的厉害,再加上她是都城的户口,分数线低,勉qiáng也考上了一个三本的院校。

姚贝儿寝室的女孩学习没有几个好的,穿衣打扮倒都各有一套。

姚贝儿也忘记了,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就好像是自由的小鸟,和女孩们购物、泡吧,享受男人们投递过来宠溺迷恋的目光。

姚父,姚母虽然也看出来了姚贝儿的异样,从来不过多管教姚贝儿的他们,在那段时间也时不时地耳提面命地告诫着姚贝儿,住校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千万不要学坏。爸爸妈妈不要求她多么多么出人头地,就算是没有工作,只要正常开销,当小包租婆也够养活她了……

可姚贝儿那时候就好像是梦魇了一样,觉得她的美貌是一切,她长得漂亮就能拥有全世界,恣意地玩耍着……

虽然她不像是其他那些女孩一样管男人要这要那,可男人送来的东西,她也一向来者不拒。

姚贝儿在当时还没有完全开窍,她认为只要不主动要东西,被动的接收别人送过来的礼物是理所当然的。

直到有一天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家里有点背景的小痞子,姚贝儿还记得,那个人送给她一个奢侈品的钱包。

其实姚贝儿当时并没觉得那个钱包有多好看,她喜欢粉红、粉嫩的东西。那个钱包简单的设计风格,不是她的爱好,她随手就送寝室的人了。

了了是我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