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澜渊】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妻奴(婚恋高gān)》作者:了了是我

文案:

话说,陶思怡遭遇了丈夫的出轨,她选择了平静的离婚。

话说,陶思怡巧遇了异父异母的爱慕她的弟弟,她选择了难得糊涂。

话说,陶思怡遇到她异父异母的弟弟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她发现她竟然无法选择,

因为这个男人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那该怎么办呢?陶思怡望天思索。

叶澜臻微笑的解开衣领,别想了,我们做点比思考更有意思的事情……。

妻奴是一种丈夫宠老婆的境界,看yīn险狡诈的大男子怎么样被一个温婉的小女人一步步磨练成妻奴的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婚恋 高gān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思怡,叶澜臻, ┃ 配角:叶楠栖,李幕霄,马腾跃,苏曼歌,老王 ┃ 其它:

晋江编辑评价

对于生活在幸福中的陶思怡来说,她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会遇到丈夫的情人与她摊牌,她冷静应变,主动离婚。无意

中遇到异父异母的弟弟,并因他与其兄长叶澜臻相识。在叶澜臻的qiáng势下,陶思怡住进叶宅,并逐渐引起叶澜臻对

她的兴趣。在朝夕相处中,叶澜臻将陶思怡逗弄得面红耳赤作为他最大的乐趣。前夫想复婚,又有情敌马腾跃的介

入,叶澜臻对陶思怡越来越在乎。叶澜臻用自己的yīn谋、阳谋将他们各个击破。直到陶思怡被害,叶澜臻发现对她

的情有独钟,两人登记,但却变故横生。 种种历练之后,两人终于克服家庭和社会的阻碍。

文风欢快搞笑不断,霸气男主的卖萌耍赖和在遇到困难时,对女主的坚定忠诚让人感动。

照片

“这是你老公和那个女人的照片你看看吧。”

陶思怡抬头看了一眼面前优雅喝着咖啡的女人,不明白自己老公出轨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怎么比自己还上心,还调查得这么清楚,有图、有文、有真相。看她这个架势似乎还会给她进行同步解说。

“你是谁?”

陶思怡没有急着打开这个如同潘多拉盒子的信封,双手jiāo叉靠在自己的椅背上,就算是她的后院失火,也轮不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在这里指指点点。

“我也是他现任的情人之一,你不用戒心那么大,摆出这个防备的姿势。”女人又喝了一口咖啡。“哦,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我叫苏曼歌。算起来我和你老公算得上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接过她递过来名片,陶思怡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和她的职位,脸上微微一笑。

“你们的合作还挺紧密的,照片我拿回去慢慢欣赏,谢谢了。”

苏曼歌愣愣的看着对面人走坐空的凳子,就这么结束了?和自己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她就算不吵不闹,也得愤怒忧伤一下,怎么就这么走了?

陶思怡回到家里,给自己泡了一杯薰衣草茶。在她烦躁的时候,这个味道总是能够安抚自己的情绪。

李暮霄是个好老公,只要他没出差,无论多晚他都会回家。他现在是对自己感觉到腻歪了吧。

陶思怡再次看向茶几上的文件袋,深吸一口气,顿了一下,伸出手一把撕开它。

看到照片,陶思怡乐了,她笑的是那么灿烂。歪着脑袋想了想,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苏曼歌,她真算是给自己留面子了。

原本温文尔雅的李暮霄一脸的yín邪,腿上坐着一个□上身的女人,他的手正紧紧的抓住女人身上那个丰满的家伙,捏出奇异的形状。他的嘴则和身边另一个搂着他脖子的女人亲吻。

这怎么能说“那个”呢?这应该叫“那些”才对。

第一张就是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陶思怡反而淡定了,面带笑容的将手中的照片一张张看着。从来不知道她的老公竟然是如此疯狂的男人。

“铃……,铃……。”

她皱了下眉,这算不算是心想事成?

“老婆,我今天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你困了先睡,我晚点回去。”电话里传来了李暮霄一贯温柔的声音。

“好。”陶思怡拿起一张三个人在chuáng上滚动的照片,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老婆大人似乎心情不太好,用不用你亲亲老公安慰你一下?”

“没什么,我只是看了几张写实的照片,心理有点酸涩。”

陶思怡如实的回答他的问题,又拿起一张,里面的男女正弯出可诡异的弧度。她想了想,趴在沙发上,想要尝试一下这个造型的难度。

“你又开始练瑜伽了?我这里要开会了,晚上早点睡,你心软少看些乱七八糟的报道。”李暮霄照惯例的唠叨几句才挂断电话。

“这个动作真够难的。”陶思怡尝试了几次仍无法达到这个标准,怪不得里面那个女人的表情那么痛苦又兴奋,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苏曼歌媚笑着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点燃一只烟,看着眼前的这个好丈夫给他的乖乖老婆大人打电话,挂了电话以后李暮霄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慌乱。

这个陶思怡可够能沉住气的了,那种照片的尺度都没有引起她家庭的争吵,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应该是还没有看。她主动站起身来,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微启红唇朝着他的耳朵哈了一口热气。

“我们今天玩点刺激的好不好,你和那两个女人那么激烈,好令人嫉妒”

“你找人调查我?”李暮霄不悦的皱起眉头,眼神冰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记住你的本分,我的事情还轮不着你来管,否则我不介意断绝我们的关系。”

“人家只是太喜欢你了,别生气么?”苏曼歌示弱的撒着娇,红唇主动隔着衬衫轻舔着他胸前的两点。

没有理会她卖力的表演,李暮霄推开她,拿起衣架上的西服。“我先走了,今天没心情。”

男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只留下一室的冷清。

苏曼歌愣在客房中间,她似乎高估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影响。不过没关系,她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拿起刚刚为了营造气氛开启的红酒喝了一口。她倒是要看看,那个亲亲的老婆大人对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李暮霄回到自己车里,看了一眼胸前的唇印,这个苏曼歌越来越黏人了。他该让她学会冷静。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嘴角换上温柔的浅笑,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老婆,我今天提前开完会了,你洗香香了么?”

“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陶思怡喜欢泡澡,她非常喜欢在泡澡的时候滴上几滴花草jīng油,每当沐浴过后,她的身上总会带着淡淡的花草香气,这让李暮霄感到沉醉,他经常觉得她好像是误落凡间的jīng灵,灵动温婉。在她身上他从来没敢放肆自己的□,因为他总担心自己的残bào会弄伤她。

老婆是用来疼的,所以积累一段时间,他就会将自己积攒的欲望发泄在其他的女人身上。起初,他会有一些愧疚感,次数越多,反而越觉得这件事情理所当然了。理由很简单,这是为了让自己的老婆不受伤害。

陶思怡从衣柜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内裤穿上,叹了口气,认命的拿出一个卫生巾垫上。每当李暮霄说那句话,就代表着他今天想要和自己欢爱,可看完那些照片以后,她实在没有一点的兴致。

从心里来说,她很质疑这个照片的真实度,如果里面的女人有一个是苏曼歌,那就另当别论了,只可惜没有。不过她也不是那种傻兮兮的小媳妇,所谓无风不起làng,一切的定论还是等鉴定完以后再说。在这之前她实在没有足够的心情去投入到与李暮霄的欢好当中。

“哦,那我也不急着回家了,我在公司处理点文件。”李暮霄口中带着浓浓的失望。

“好,你也别太累了,注意身体。”

陶思怡突然觉得自己很有演戏的天分,如果李暮霄真的和照片中一样表里不一的话,那么自己是否也是个虚伪的女人。她自嘲的笑了笑,和往常一样,拿出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看了一眼chuáng上睡着的女人,李暮霄从皮夹中抽出一打现金放在chuáng头上。走进浴室将自己身上的糜烂的味道仔细的清洗gān净。从杂物架上拿起进酒吧前在男装店刚买的衬衫换上。照了照镜子,里面映衬的是一个斯文男人,温柔的笑脸挂在他的温文尔雅的脸上,清慡、成熟、沉稳。

李暮霄走出酒店的大门,顺手将印有红唇印记的衬衫扔到垃圾桶里。仰望一下星空,陶思怡这个时候应该睡着了。无论那些女人的身体多么热情似火,都不如自己老婆身上那淡淡的花草香让他安眠。从扔掉那件衬衫开始,他就又变成那个顾家,富有责任感的完美丈夫。

“政治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昨日风光无限,今日花落叶枯。”

新闻上正反复播放某一领导gān部的立案调查。陶思怡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似乎找到了共鸣,至少某些方面他们是相似的。变化来得如此突然,结局充满了那么多的未知数。

了了是我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