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米yung】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应召女郎》作者:梦见稻谷

文案:

爱情对人生来说,是最美丽的意外。

内容标签:qiáng取豪夺 nüè(河)恋情深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薄如蓝,秦天,傅铭 ┃ 配角:海姨 ┃ 其它:

1、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应召女郎 ...

“什么?应召女郎?”薄如蓝挑起了一双水润的大眼,看向对面坐着的女人,语气中除了一点点惊讶,更多的却是好奇,和兴致盎然的趣味。

此时是一年中最热的夏季,或许也是这一夏中最热的那日,薄如蓝和对面那位自称海姨的女人坐在这家以艺术品位著称的书吧里,靠窗的座位,斜面的大落地玻璃被金属质的钢管切割成大小不一的菱形,上面潺潺流淌着薄薄的水幕,外面是灼灼的太阳和闪得刺眼的银管,里间,却是水润灿烂的一片凉光。

就像她的那双眼。

海姨满意得看她没有站起走人,甚至没有流露出被冒犯的模样,她打开自己座侧的手包,拿出一包烟,停了一下,“来一根吗?”

“谢谢,我不会。”薄如蓝的嗓音柔缓,拒绝的很有礼貌。

海姨微笑笑,一抬手,一个侍者马上过来,帮她点燃了烟,她轻吸一口,烟雾淡淡得从口鼻中喷出,动作优雅至极,她说道,“没有关系,但你得学。”

薄如蓝笑了,她意识到今天来见这个女人或许是个错误,事实上,如果说两分钟前她对她那所谓的提议还有那么一点点八卦似的好奇,但现在,却有些被对方那笃定的神态语气给激怒了。

“等等,”再她将要起身之前,海姨那只夹着烟的手却往空气中一压,止住了她,“你需要钱不是吗?”

如蓝仍保持着浅浅的笑意,“我只是需要一份工作。”

“怎么,你认为它不是一项工作?”海姨的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直直得看向如蓝,“或者说,你觉得它是一项,”一挑眉,她笑的更开,“下贱的工作?”

“不,”如蓝笑了出来,她的双眼弯弯得眯起,带着些纯洁和真挚的意味,“我只是想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你是想快点摆脱我,”海姨拧灭了那只抽了两口的烟,下巴轻轻指向如蓝抓着皮包的手,“事实上,你已坐直了身子,准备道个歉就离开了不是吗?而又不想与介绍你来的人闹翻,所以不愿意与我冲突难看,嗯?”

如蓝见被她猜了个七八分,也不恼,歪头轻轻一笑,“这很正常不是吗?请问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薄小姐,”海姨的话锋一转,忽然问道,“你认为一个男人,花一万、甚至两万买一个女人一晚,为的是什么?”

如蓝一愣,听她继续。

“性吗?不觉得太贵?睡觉?当然在所难免……”

如蓝听她说的粗俗,终于忍不住冷冷打断,“您是想说,我看起来是个很像陪男人睡觉赚钱的女人?!”

海姨笑了,意味深长道,“你内在与外表远远不同。”

如蓝气得也笑了,她抬起了下巴,“您是在暗示我事实上是一个dàng妇?”

海姨没有否认,她只是优雅得摇摇头,笑道,“请不要侮rǔ自己,也不要侮rǔ我的眼光,相信我,一个绝顶的应召女郎,靠的绝不是放dàng。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可以成为应召女郎,但是你,拥有我见过的最好的潜质!”

她不再说话,坐在那里静静地看向如蓝。

薄如蓝似是气得怔住了,她雕像一般得坐在那里,大片的光照在一边的侧脸上,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另半边脸庞却因光线阻隔而微微发暗。海姨满意得看着那光线,奇异得将她的一张脸孔划成两半,半晌,她抬起了眼眸,里面盛满了灿烂的凉。

什么样的光芒,灿烂耀眼却充满凉意?

秦天低下头,看着在自己怀中随着自己舞动的小女人,她也抬起眼,冲他微微一笑,眼眸眯起,如弯起一片璀璨星光。

“钻石。”秦天轻叹。

“什么?”薄如蓝没有听清,她个头娇小,而对方高大,所以索性用双手勾住他脖颈靠向自己,轻贴到他耳边,笑道,“你还有自己的小秘密?”

秦天懒懒得任她调侃,大手轻轻抚过她的luǒ背,到目前为止,他对今日选来的这个女人还颇满意,她是自己喜好的那一类型,身子纤细而丰满,腰肢细小软柔,更重要的是,性格自信大方,从见面起就放得很开,没有一点矫揉造作。

对这样的女人,他向来都是配合而有风度的,他喜欢与她们调情,充分享受其间给彼此带来的愉悦,这次也不例外,轻轻咬住她的耳朵,哑声道,“我说,你的眼睛,像钻石。”

“哈,”对方显然是被取悦了,她仰起脸大笑,忽然又嘟起嘴唇,带了一些娇憨与俏皮,眼角勾着看向他,“我还以为,你是要送我钻石!”

秦天喜欢她这样恰到好处的撒娇和索要,她该死的对极了他的胃口,双手滑到她的腰间,让她更贴紧了自己,如蓝也松开了手,改而抓扶着他臂膀,把脸埋到他宽阔的胸膛上,秦天低吻着她光洁的额头,心说自己这次是叫对人了。

事实上下午当助手将她的档案摆到他面前时,他还是有些犹豫的。

薄如蓝,20岁,国内知名大学毕业,刚刚开始从事这行。

因入行晚,她的介绍不多,而照片上的她,一张娇小的鹅蛋脸,眼睛大而微带着笑意,嘴角微翘,却不是性感,而是带着些可爱俏皮青chūn飞扬的感觉,总之,这张脸太gān净,气质太纯,实在不像他一贯的类型。

助手感觉到了他的不满意,连忙重申,“这是海姨力荐的,她说了,您一定会满意。”

秦天闻言不再言语,他一向信任这位海总管的眼光,而刚结束了一项大的并购,他也实在很需要一段愉悦的放松,对上照片中女子的笑眼,他点点头,试试又何妨?

而一见面,他就改变了最初的看法。

她穿得有些随意,却极其的性感。上身的灰色针织衫是宽松的,但那样宽松的款式也挡不住胸前饱满的突起,而松松的领口又在她顾盼之间自然地下滑,不经意得露出一小截白嫩的肌肤,和细细的内衣肩带。□的紧身仔裤却是直截了当的火辣,蹬着一双高跟皮靴,将修长的腿部曲线塑造的更加纤长。

秦天眯起眼,他打赌,那针织衫包裹下的小屁股,若是扭动起来,定能让男人发狂——jiāo叠起双腿,而他自己现在,都有些忍不住想象将她剥光了,只穿那双皮靴,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场景。

声音有些沙哑,眼光在她身上游移了一圈才回到她脸上,“姓薄的人不多。”

如蓝放下手中的大包包,冲他灿然一笑,“像我这样的女人,也不多。”

如蓝当天的工作很简单,陪秦天参加一个私人的jī尾酒会。酒会在一个私人游艇上召开,主人是一位传奇人物,莫广云,七十岁,香港人,五十年前靠着军火走私起家,如今却是著名的爱国人士,内地与港届的名流。

能参加他酒会的人不多,秦天作为内地红色第二代中的佼佼者,国内著名的地产投资商,大驾光临,自然rǔ不到对方。

而且他是上宾。莫广云拍着他肩膀大笑,一边自豪得将他介绍给近旁的宾客,很以他的到来为荣。

这种双方互相给面子的事,秦天自然也是做惯了的,一番寒暄下来,莫广云将目光转向他身边的如蓝,赞叹道,“不愧是我秦老弟啊,这样美的女娃都追的到,不要让我年轻二十岁,不,十岁,年轻十岁我肯定与你抢的啦!哈哈……”

如蓝格格娇笑,她的身份,大家哪里不是心知肚明,但她喜欢这老头的慡派,轻伸出手,大方笑道,“莫先生,久仰您的大名,我是薄如蓝。”

*****************************第二章: 第一夜*****************************************

睁开眼,毫不意外得看到两人已经舞到了游艇的露台上,松开秦天,如蓝撑开手扶着栏杆看向大海。已经是晚夏,即使是在这湿热的南方,空气中也多了几分凉慡,游艇停在一大片广阔的海域上,四周无尽的海,和无尽的夜色,将如蓝身后那点子灯光与乐声,一下子就吞噬尽了。

在秦天的视线里,如蓝大半个身形都已溶入到她前方的黑暗之中,只余下一片光洁的美背,事实上,如果不是她火红的裙摆太过显眼,无法忽视,他几乎都没有觉察到她的存在,仿佛一下子便把人弄丢了的怪异感觉。

她却忽然转过脸,向他笑道,“这里真美!”

那怪异的感觉一瞬间便没有了,秦天笑笑,走到她身边站住,一时间二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如蓝闭着眼,听凭海风chuī着自己的面颊,身边的男人不开口,她也不说话,海姨教导过她,身为一个称职的应召女郎,仅仅会勾引雇主、满足他的性需求是远远不够的——

“记住,你不是廉价的街边女郎,或只懂得勾缠男人的夜店小姐。如果仅仅是性,他们自己用手,也可以解决。你所要做的,是引导一段美好的性 爱旅程,像调酒师,不,像酿酒师一样,时间、地点、人物、气味、触感、声音……把所有的所有的一切,融到一起,结合、发酵——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