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武媚娘在现代

作者:梦见稻谷

文案

上一世,武则天寿终正寝,但虽然活到了82岁,她其实还有一颗很年轻、很旺盛、很想求长生的心。

穿越到现在,成了一无所有的草根,甚至连上辈子的出身都不如,媚娘,能饭否?能爱否?

内容标签:时代奇缘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武湄,卫泱 ┃ 配角:纪遥,郑瞳,朱艺 ┃ 其它:

==================

☆、第1章 天下第一猛女武则天

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元月,上阳宫。

年迈的女皇躺在雕龙huáng花梨矮榻上,花白的头发披散下来,洒在身上盖着的厚厚的被褥上面。大殿里的地龙烧的很足,足以让人流汗了,但她还是忍不住身上一阵一阵地发冷。——房梁真是高啊,女皇在被褥里面这样想着,模糊的视线里,大殿顶上jiāo错的深红色的房梁像一张网,她听见帘帐外面絮絮叨叨的哭泣声。

儿子李显是一个笨蛋瓤货,皇帝想,他的老婆更是一个只知道狠毒的愚蠢的女人。还有他们的女儿,是叫做安乐吧,她只消看到她那一双四白眼就知道她同时继承了父母的无知、愚蠢和恶毒——皇位就要传给这样的人,武皇帝大声咳嗽起来。

“陛下,陛下!”帘子外面李显慌张而虚弱的呼唤声,但是里面的皇帝好像已经老迈地连话都回不动了。

殿门口突然一片喧闹,纷乱的脚步纷至沓来,宰相张柬之的声音大声道,“张昌宗、张易之二贼已然伏法,人头在此!”

骨碌碌两颗沉重的布包登时滚到榻下。

上阳宫的宫人,都是经过宫中事的,李唐武周宫变风云诡谲多变,素来只有他们跟着女皇见她的杀伐决断,宗亲臣子们哪敢放半个屁字——此刻那些人却来意汹汹,杀威甚重,一时间竟然无声。太子一向粗重的喘息声似也屏住了,龙榻外青色的帘帐依然静静地垂着,里外皆安静得像坟墓一样。

更多的兵士们的脚步声在大殿门外响起,整齐划一,愈bī愈近,他们包围了上阳宫,在门口齐声大喊,“请皇帝陛下退位,太子即位!皇帝陛下退位,恢复李唐!”

声音愈来愈大,愈来愈响,震得宫殿的窗纸簌簌作响。

与军人们中气雄壮的呐喊声相比,近在咫尺的李显的声音显得虚弱而没有底气,“陛下,这,唔……”大概是被老婆拧了一下大腿肉,他咕哝着失去了声音。

“陛下!”张柬之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影子印到帘幕上,洪亮的声音道,“臣,恳请陛下退位,传位太子,恢复李唐!”说着伸手欲要揭开幕帐——

“滚。”

久久无声的帐子里面突然传来女皇的声音,张柬之悚然一惊,手就停在了半空。

“滚。”

比起刚才的声音,这一声更淡,更轻,几乎是女皇大权在握时自信而睥睨群臣天下的语气。张柬之终于不敢去揭那帐子。也罢,他想,是他们天家自己家的事,自己不必在这最后一刻背上bī宫噬上的骂名。

张柬之退去了宫殿外,空dàngdàng的大殿上,只余下了女皇的矮榻和李显一家数人。

“显儿,”那苍老的声音道,直到生命末尾,依然带着浓重的威严。

李显双腿打颤,对女皇惯性的害怕让他虽身后有重臣雄兵,依然壮不起胆子。

这是什么女人啊,谁挡她她就杀谁,完全不顾各种亲情情分,儿子、女儿、外甥、外甥女、哥哥姐姐,李唐宗室的王子公主们,数不清的大臣……完全是鲜血铺出的皇权之路,李显咽了一口唾液,问,“陛下,陛下有什么吩咐?”

“掀开帐子。”

青色帘帐开了条缝儿,女皇看见儿子那张胖乎乎油腻腻的脸,顿时厌恶地皱紧眉。都说她的四儿子显最肖太宗,肖个屁!他现在大概就是太宗皇帝驾崩时的年纪,四十九岁,可哪里有太宗皇帝的半点神武!

顺了顺气道,“把易之的头颅捧来。”

“啊?”李显大惑,猛然抬头,却被皇帝的老眼吓了一跳,不敢违令,忙抖抖地去捡开地上的包裹,认出张易之的,用衣袖将他脸上的血揩净了,捧到武皇帝面前。

女皇的脸上显过一丝柔和。

这一世,翻天覆地,标新立异,无论如何,武则天三个字,已深深嵌入历史长河。除了登基为帝,要问她最得意的事是什么,便是公然睡了那么多俊秀的男人。想到这里,女皇浑浊的老眼里竟而流露出一丝得意和俏皮。

这一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到了下辈子,若还托生成女子,女皇想,起码不能缺了俊秀的儿郎。所以,她才不要看着儿子李显的脸咽气。

张易之的脸越来越模糊,耳边似乎是传来李显哀戚的哭声,“陛下,娘,您有什么要对儿子说的吗?”

“小心你的老婆。”女皇嘟囔了一句,闭上了眼睛。

上阳宫内外,太子、太子妃、百官、将士齐齐跪下,放声大哭,哀声直达云霄。则天皇帝的魂灵飘飘悠悠地腾上宫殿上空,大袖一拂,这些,都与她无关了!

则天皇帝的魂灵刚上云端,立刻不由自主卷入一阵混沌旋转之中,云里雾里的,周遭一切景致皆呼呼而过。这便是腾云驾雾了吗,她暗揣,抚了抚额,倒是头晕。

也不知过了多久,速度终于慢下来,远处飘来一深衣着冠的男子,白面无须,看着像是个书吏或是宦官的模样。

则天皇帝jīng神一震,莫不是来接朕的,她想,刚一奇那来的人不是牛头马面,再一忖自己总归是人间第一的女皇,或许前生不是凡胎也未必,有点特殊待遇不足为奇。

思念之中那书吏或宦官模样的人已在云间站定,一揖,“是武皇帝吗?”

果然。武则天心内一定,双手在胸前放好,大袖静垂,“正是。”

那人略躬身道,“请随我来。”

“仙使请。”

“不知仙使尊姓?当如何称呼?”为帝久了,则天皇帝自是一派浑然天成的尊贵气度。

“小神牛头。”那人一面带路,一面平平道。

武则天默。

“又不知仙使意欲引朕何往?”过了一会儿,则天皇帝又问道。

“阎君要见你。”

“额,牛头君,阎君陛下是单见我一人呢,还是每个往生的魂灵都要相见?”

牛头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显然是怀疑上这位古今第一女皇的智商了,淡淡道,“阎君很忙。”

武则天八十多岁了,被臣下们惯的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登时一噎,暗骂一句,役夫1!你说清楚点会死吗!

#

说话间到了地府。

武则天举目一看,这地境原不是顾名思义就在地下,事实上她这一趟走来,行云踏雾,究竟到了何处并不知道。不过既是地府,自是和人间大不同。只见yīn凄凄天空昏暗模糊,看不清楚天界,城门高大耸立,顶端隐在黑云雾气之中,一队队人形的魂魄儿无jīng打采,全无jīng神气儿,默默地从偏门城dòng里进入,几个身着铠甲、嘴露獠牙的差役在后面跟着。

则天皇帝直到现在,才有了“我果然是死了”的认知,一时感悟起来,牛头平淡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武皇帝,请走这边。”

武则天现下没有了刚才的患得患失,她一生遇到的困难无数,现下已死,还怕什么!当下镇定地跟在牛头身后。

入得地府王宫,快要进殿时,忽而一白衣散发的妇人不知从哪里扑将上来,抓住了她的袍摆,嘶声厉叫,“阿武!阿武你终于也是死了,我等了你好久!”

武则天脚步一滞,睥睨下去,原是一青年妇人,脸孔雪白,黑发披散,神情凄厉凶狠,倒有几分厉鬼的模样。

不禁皱眉,“尔是何人?”

那妇人一愣,转而嗬嗬厉笑,声音凄楚无比,“阿武,阿武!我等了你这许久,受尽苦刑,你竟是……不识得我了?”转而悲愤大叫,“五十年啊,我足足等了五十年,等来了高宗皇帝,等来了我的素节苦命儿……为什么你,为什么老天却让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恶毒女人活了这么久,还登基称帝,天理何在啊!”用一双血红的眸子盯住面前人,“阿武,你忘了吗,若有来世,我为猫,你为鼠……”说着竟要扑咬上来。

武则天再皱眉,“萧淑妃?”

#

“萧淑妃,”阎君顿了一下,向御阶下坐着的则天皇帝道,“陛下你已经见到了。”萧淑妃怨念颇深,不肯往生,已然阻碍了天道轮回。

武则天老眉疏淡,却不肯接这个话题,默。

转身向跪着的萧淑妃道,“你我人间恩怨已是过往,淑妃何必执着?”

萧淑妃惨笑,“你歹毒狠辣,却一世荣华,我不服!”

武则天道,“服又如何,不服又如何?成王败寇,愿赌服输。当时情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是我输了,落到你们手中,怕也是同样下场。”

萧淑妃十指抓紧衣袖,“你将我砍去手足,泡到酒瓮之中,血尽而死,更将我萧氏族人更名枭氏——死既死矣,何至歹毒至斯!”长身向阎君行大礼,“阎君陛下在上,萧氏唯有一愿,只将武氏重贬人间,她前生既然为帝,下世便做彘鼠一样的低贱之人,若能得偿此愿,萧氏甘愿魂飞魄散!”这五十年在地府中日夜苦熬,她也想明白了,像武则天这种人,最惨不是让她受刑受苦,而是做一个永远不能出头的下等人,没有权势,没有希望,猪狗一样的活一辈子。

上一篇:丹砂下一篇:皇后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