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武则天懒得理她,转向阎君,却见阎君一脸莫测。

“武皇帝,天道法理,一切自有命数。”

武则天凝眉,这阎君是想糊她,还是想唬她?

阎君无奈,“这也是你二人的缘劫,陛下是聪明人,不如在此了了罢!”

呸!则天皇帝想,萧淑妃不过是她前世人生路上的一个小绊子,愚蠢不堪,也配是她的劫数!手下败将,也敢嚣张!这么想着,老辣心肠里不由的激起了一贯的争qiáng好胜之心,轻蔑得看一眼淑妃,“也罢,就让你知道服气!”笑话,上辈子她不也是起于低贱,这一世走来,什么没见过!总比让她去熬刑或真去做猪狗老鼠qiáng!只要是人,就有希望。

萧淑妃执于意气的时候,武则天已在计较得失,只不过,人活一世,要的就是痛快得意,计较之余,她也有她的意气——

向阎君道,“朕可以生于低贱,但之后生死富贵,阎君一概不得插手。”

萧淑妃尖叫,“不行——”

武则天起身喝道,“淑妃,不要得寸进尺!阎君偿你所愿,已是法外开恩,至于朕,呵,便教你学会服气二字!”你不是要玩吗,老子天生就是王,走哪里都吃得开!朕陪你玩!“只要你输得起!”

两个女人的目光对上,萧淑妃的脸孔更加苍白,半晌从喉咙里格格地嘶声道,“好。”

阎君大手一抬——

一对宿敌,五十年恩怨,宿命与灵魂的赌注。

天旋地转之间,则天皇帝一个筋斗摔下尘世中去。

武媚娘,这一世,可是与你所在的天地很不一样。冥冥中似乎阎君的声音模模糊糊得在耳边说道。

武媚娘?多久没有人这么称呼过她了?很不一样?怎么不一样?

混沌之间,亮光大开!

武媚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偌大嘈杂的地方,头顶上明晃晃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放着刺眼的白光,面前一整排柜子,没有门,上面整整齐齐码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嘶嘶得泛着冷气,有食物的香气传来,好像是烤肉,还有许许多多嘈杂纷乱的声音。

“拿瓶酸奶吧,我要伊利的,伊利大牌子,有保证。”

“我要优酪rǔ!笨蛋,我喜欢喝草莓的你不知道啊?”女人的声音中气十足。

“这豆腐丝好,回去和韭菜包包子。”

切切切,搓搓搓……武媚听得脑袋痛,实际她根本听不大懂这些人说的是什么。当皇帝那么多年了,宫中规矩森严,谁敢在她旁边这么吵闹?

“姑娘,借过一下行不?”一个老太婆推着个车从她后面探过半截身子,弯眉毛,红红的嘴,花白的头发才到耳朵边,两个肌肉松弛了的肉呼呼的胳膊从枣红色衣袖里露出来,随意得半耷着眼皮对她道。

老太婆身后,一对年轻男女,女的穿着短裙,两条大白腿跟老太婆一样的胳膊一样,白花花露着,正一只胳膊勾着男的脖子,两个人嘴对着嘴,一边亲一边旁若无人的笑。

再后面,一大排一大排排列整齐的敞口半高大柜子,上面堆着满满的东西,许多人推着车,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走来走去——

武媚眼直了,脑仁突突的,饶是她见多识广,老心肝也止不住扑通乱跳,朕这是到什么地境了?

☆、第2章 谁是老大

“姑娘,哎,哎,姑娘,你怎么了这是?”枣红大婶不过是让人借过个路,却看见挡在自己小推车前面的小姑娘转过脸,脸儿苍白摇摇欲坠的,看自己像看见鬼。大婶热心人,忙松开推车吆喝上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武媚迷迷瞪瞪的,感觉到自己一只胳膊被大婶攥住,然后被大婶吆喝的另一个人也过来抓住她另一只手,“哎,哎!”那大婶叫唤,“快,叫保安,叫保安哪!”

两个人半拖半拽得将她带到保安室,一路上依旧是明晃晃,闹哄哄。

“哟,怎么了这是?”

“要不要叫救护车?”

什么保安、救护车,武媚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她头痛的厉害,自己也八十多了好不好,这一天,死去活来的,还到了这么个不知道是啥地境的地方,本能地,却没什么危险感,终于躺到一个硬木椅子上的时候,我们的女皇陛下,放心地晕了过去。

“这姑娘是不是病了?脸这么白。”

“哈哟,可真够沉的。”跟枣红大婶一起拖武媚来的小伙子捶腰。

“这小伙,年纪轻轻的,还不如我。”大婶格格笑。

“那是,我们现在,那可真不如您!”小伙嘴挺油,“阿姨您是广场舞高手吧?”

大婶笑的更豪放了。

保安斜了一眼躺在凳子上的武媚,衣着普通,头发简单的绑了一个马尾,乱糟糟的,一看就是混在金字塔底层的土妹一个。向闲扯上的枣红大婶道,“阿姨,您帮个忙,翻翻她有身份证没?”

大婶正眉飞色舞显摆自己广场舞领舞的事迹呢,一听不gān,“你是保安,你咋不翻?”

保安又斜了武媚一眼,“俺是男的,不方便。”就这土样,揩油不值当的。

大婶也不gān,“我不拿,万一是碰瓷的呢。”小伙一竖大拇哥,“阿姨英明。”

保安道,“得,那没办法了,报警吧。”

警察一会来了,武媚睁开眼,那两个警察一老一少进来,跟保安问了几句话,年轻的看过来,突然惊呼道,“小湄?”

小妹?武媚愣愣地想,难不成我在这还有亲人?抬眼看过去,中等个头的一个男子,穿一身黑衣,头上戴着一顶形状奇怪的冠帽,眉眼普通。

还没打量完呢,那保安谄笑着说,“方警官?是您熟人啊?她没有身份证。”

“谁说她没有身份证。”方正乜了他一眼,指着武媚身上挎着的一个小包,“小湄,把身份证拿出来。”

武媚低头看看自己的包,她不会开。

大婶再次帮忙,来开包包拉链,找到一个钱包,打开一翻,果然一张身份证在里面。大婶一瞄:武湄,1994年9月10日出生。笑着对方正道,“这姑娘怕是受什么刺激了,刚才晕倒了呢。”

方正谢过大婶,老警察对他道,“得,小方你送她回家吧。”

#

方正领着武湄走出超市,将自行车开了锁,一辆汽车驶过来,远光灯亮亮的,身后忽然一声低呼,只见武湄紧紧抓着自己的自行车,一脸惊吓。

方正知道她素来胆小,温和笑道,“没事,我也吓了一跳。”

两个人一前一后得往前走。

武媚看见一路上许多刚才那样的小屋子在路上以极快的速度行来驶去。跟他们一个方向的,后面闪烁着一串串整齐的红色,对面开过来的,则都是明晃晃huáng亮的光。马路很宽,也很吵,这种机器工业社会的噪音对武媚这样的古人来说着实是一时很难适应。

终于拐到一个胡同,稍稍安静了下来。武媚抬头看看夜空,没有星,只一轮弯月在上,她这才觉到,这个世界,除却脚下的大地和天上的明月,一切都和从前不同。

“你还年轻,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学历不高可以考,别那么脆弱,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方正在前面开解着说。想想这小姑娘也不容易,北漂一个,无亲无故,也没什么特长,但战友临终前将她托付给自己,再难自己也要罩着她。遂又道,“这房子你就安心住着,我妈就是嘴不好,她说涨房租就是瞎嚷嚷,有你方哥在呢,昂?”

后面没说话。

两个人继续默默地走,好一会儿,听到后面问,“你知道大唐吗?”

武湄是福建人,方正习惯了她口音里的闽南腔,笑道,“知道啊,唐明皇,杨贵妃,武则天。”

唐明皇,杨贵妃?武——则天!武媚站住了。

方正回头,“怎么了?突然对历史感兴趣了?”

武媚压抑住心中的翻滚与激动,“我想看史书。”

“史书?”方正有点摸不着头脑。

“唔。”武媚定定神,越过方正走到前头,“快走吧。给我拿几本史书来。”她已经等不及知道,她死以后,发生了什么。这里是何时,这里是哪里。

方正牵着车子跟上,这姑娘,今天怎么怪怪的。

#

合上方正拿来的《上下五千年》最后一页,三天了,武媚不吃不睡,眼睛熬的像兔子。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千三百年之后的时代,中国,北京,魂魄穿到了一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叫做武湄的女人身上。

武媚不知道这个武湄是从哪儿来的,如今又去了哪儿,或者是阎君特意弄的一个人偶儿,只为了承接她的魂魄。她只知道,在阎王殿里发生的一切并非虚设,她,武则天,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当真重生到了现代,只为与萧淑妃的一个赌约。

这好像很荒谬,但武媚知道自己必须得赢,因为她是则天皇帝,从没有输过。

看完书的时候已又是夜深,武媚不禁看向窗外,依旧是一轮弯月高悬,和在长安城里大明宫檐角上挂着的一样。

一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掖庭里等待太宗召寝时,宫人们的摇铃由远及近,小小的才人武氏竖着耳朵听那铃声到了哪个房前,窗外一轮明月。感业寺中年轻女子在房中踱步,固守着高宗会来的期望,屋外明月高悬。

上一篇:丹砂下一篇:皇后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