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 256文学【zlydeali】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盛世之初

作者:梦见稻谷

v

晋江VIP2014.2.16正文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158978 总书评数:4326 当前被收藏数:1994 文章积分:42,056,604

【文案】:

【文艺版文案一】:

世人都喜欢传奇,初初却不相信。

男人喜爱美人,不过是因为美人取悦了他,

她的泪滴在心里。

初初也不需要传奇,美人再美怎和江山比,

更何况,只爱美人的帝王大都是亡国之君。

聪明人懂得自己疼惜自己。

可是她忘了,这是一段盛世的开篇,

现在需要一段传奇。

本文不穿越,不重生,但有自己的雷点,有JQ,文风死板尽量写实,喜欢就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初初 燕赜 沈骥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家变

初初想,这一世,她都将忘不了那天。

那天,距她十二岁生辰还有三日,但她早早地就知道,家里是不可能为她过这个生日了。

娘已经好几天没有带她去给夫人请安,初初不懂,问她的时候,娘亲那张本就颦眉浅蹙的脸更染上一丝悲切,她很怕娘露出这样的表情,马上闭上嘴不再问。

娘是个很美的女人,曾经,初初听这府里的下人闲话议论,娘是老爷最宠爱的妾室,甚至入迷,为她画了无数幅画像,描上诗句分赠友人,并捡得意的几幅置于案前,赞她眼若秋水,眉如远山,神似仙颜。

但也有人说,盛府的四夫人柳芸青美则美矣,然则失于一个“过”字,面容过于jīng巧,身段过于纤袅,眼若秋水,固然传神,但那含情的目光看的久了,总有一点苦盈盈的滋味,恐非福长。

女人生成这样,一字弊之曰“轻、薄”,就像一件玉器,再名贵难得,不过是男人赏玩的物件,久了,也就丢到桌上,与那案前的画像一样,成了一件jīng致的摆设。

确实,初初记事以后,只记得每天都与娘亲一起去给夫人请安,娘袅娜的身段,斟茶递水也是好看的,在夫人雍容大度的姿势面前,越发应了那风评的轻、薄二字。从此,盛府的四夫人,她的娘亲,日日立在夫人后面,像极了一幅jīng美而单调的画卷。

娘说,她一生都只是一个装饰,颜色最好时装饰男人的膝头案前,成就红袖添香的一段别致佳话,落下个轻而薄的艳名;待颜色略旧些,便仰侍到正妻身边,成全伊贤良大度的美誉。

娘说这话的时候依旧用她苦盈盈的目光看着初初,仿佛透过这酷似自己的小脸,已经看透这孩子的一生。初初不明就里,不过她也学着娘亲时常的模样,弯起那两道秀眉,托腮轻叹——

这个生日,怕是不会给她过了。

那一天清晨,初初还在梦中,梦里的自己正在过生日,像四姐姐去年那样,穿上红色的软罗衫子、撒花榴彩长裙,夫人送给她一串宝石金钏,插在头发上,叮咚作响,阳光下七彩流光——就连娘,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唇齿像一弯浅浅的月。

初初自己也笑了,高兴地转起了圈子,红色的软罗纱袖飞舞起来,裙幅飘扬,旋起团团红雾。

后来,盛初初想,她可能再也没从那个梦里醒来。

周天佑三年,都御史盛肇毅直言犯上,皇帝龙颜大怒,后又查出盛肇毅在天佑二年魏王叛乱时与其私相授受,里通叛军,证据确凿。平叛一等功臣兵部尚书谢苍上疏,称盛肇毅再三逆鳞邀名,是为无君,襄助魏王造反,是为谋逆,两罪并罚,应即刻褫夺官职,诛九族。

皇帝御笔亲定,可。

御花园里,草长莺飞,花初见红。正是初chūn时节,日头暖的温和,明明那暖阳铺到了人的身上,皮肤上似也熨过一层温乎乎的意思,但略呆的久些,总从心底还是感到寒意浸人,直窜到脊背。

仁圣太后任氏看着对面一脸淡笑的皇帝,隐忍住渐生的怒气,“皇帝……”刚一开口,皇帝却一摆手,他近身的小太监和梨子连忙弓着身子上前,捧起桌上白瓷茶碗,皇帝接过,先闻了闻茶香,啜上一口,含在嘴中闭目仰头,好半天才“咕嘟”一声咽下,张开眼,还是那一脸懒懒的淡笑,“安徽新进的瓜片,请尝一尝吧,母后?”

任太后乃先皇继妻,并非现任弘德皇帝生母,且任氏拜梓章凤印时年不过二八,比皇帝也只大了六七岁年纪,现升做太后才只有二十三岁,而这弘德帝燕赜打小最是jīng力充沛,惫赖顽皮,他天资又高,目下无物,一向厌循礼法,因而他每叫一声“母后”,任氏总有一种排揎自己的感觉。

见她不语,弘德将身子往栏杆上一靠,眼睛睨着小太监,“和梨子,还不把这茶叶讲解一番,给母后品茶添兴。”

和梨子打小贴身跟着弘德,猴jīng一个,是皇帝的跟屁虫、出气筒,当下麻利跪下,稚声道,“奴婢该死,”说着挪到太后跟前,命两个宫女重新捧了茶壶盖碗,笑嘻嘻仰头对太后道,“请容奴婢为娘娘演示。”

任太后清早晨起,听说了都御史盛肇毅获罪抄家,就在今天,她闻言大惊,急匆匆来见皇帝,希望能借自己的太后之名,为盛家求得些许恩情。但弘德对她满面急色只作不见,转了半圈园子,每欲张口,都被他顾左右言他堵住。

太后看着小太监慢腾腾地煮水、舀汤、拂叶、分碗,一会儿白净俊秀的脸在袅袅水汽中笑开,皇帝则靠坐在栏杆上,单腿搭上横凳,年轻英俊的脸上透着少年儿郎特有的生机勃勃的劲头儿,眼睛在透进亭子斑驳的阳光下闪着晶亮的光,笑起一点点狡狯,似是正等着她不耐发火。太后虽年轻,到底比他还是大上几岁,抚了下胸口,竟也坐住了。

和梨子浑然不觉这两人之间的暗cháo汹涌,欲言又止,待用茶汤洗好了杯,又将泉水煮过,趁着水还未沸时开始讲说。

“太后您看,六安瓜片,是绿茶的一种。采自当地特有品种,经扳片、剔去嫩芽及茶梗,通过当地特有的传统手艺制成的形似瓜子的片形茶叶,所以称为瓜片。咱们有徐光启老先生(注:他穿越了)在其著的《农政全书》里称‘六安州之片茶,为茶之极品。’”。

小太监声音轻柔好听,和着石桌上泉水烹烧时咕嘟咕嘟的声音,太后嗯了一声,似很是受用。

“六安瓜片主要产自安徽的金寨县,那地方穷,不怎么长庄稼,但老天爷照拂,天灵地气全长在这茶叶上,六安瓜片炒制工具是原始生锅、芒花帚和栗炭,拉火翻烘,人工翻炒,前后要八十一次,茶叶单片不带梗芽,色泽宝绿,起润有霜,形成汤色澄明绿亮、香气清高、回味悠长等特有品质。您尝尝?”说着,将茶端到了燕赜和任太后面前。

任太后啜了一口,果然香入心脾,弘德帝掌抚胸口,大赞道,“好茶,饮得朕通体舒畅。”太后却心急气燥,哪辨滋味,握住玉瓷蛟龙杯的手指泛起青白,那和梨子继续道,“品尝瓜片有四个步骤:观茶:从gān茶的色泽、老嫩、形状,观察茶叶的品质。 闻香:鉴赏茶叶冲泡后散发出清香。观汤:欣赏茶叶在冲泡时上下翻腾、舒展之过程……”小太监唇红齿白,两片嘴皮儿上下翻飞,声音像珠子儿落到盘上叮叮咚咚,任太后却是益发攥紧了杯子,脸上暗沉,恨不能一下子把杯子砸到和梨子头上,叫他立马闭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盛肇毅大逆不道,于天佑二年与叛贼燕嗣里应外合,欲夺乾坤,危害社稷,罪不可赦。经核定罪证确凿,诛九族。钦此!”

传令太监话音未落,屏门外当先跪着的大夫人惊呼一声,昏死过去,初初随娘亲跪在后面,她还不大明白外面尖利刺耳的声音读出来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娘握着自己的手汗津津冷寒如冰,接着眼前又昏倒两个女眷,她害怕得叫了声,“娘。”

但听“哐当”一声,初初一个激灵,面前那扇沉重的八叠联幅檀香屏门被应声踹倒,金戈铁矛,两队兵勇汹汹而入,皆披甲持刃。天光也灌进来,一时间天旋地转,着实刺眼,初初躲进娘的怀里,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人生彻底颠覆。

当头的一人唤道,“把她们围起来!其余的人随我进去——抄家!”声音狠戾不祥。很快几个兵士上来将她们围住,一个女子跪的略远了些,被一杖捣中腰腹,立刻惨叫一声,初初一看,是三夫人房中的六嫂吴氏,另一个女眷忙将吴氏拉拢到自己身边,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后退,围拢到大夫人身旁。

“娘,”初初十分骇怕,虽则她跟着母亲在这盛府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主子,但也一直是锦衣玉食,从未见过这样的凶神恶煞,抬起头,柳氏的脸孔惨白,环着自己的身子近乎痉挛。初初倒底小,尽管怕,究竟没有这样恐惧,只喃喃着问,“怎么了?”没有人回答她,她从柳氏的臂弯里艰难地转过脑袋,看到垮倒的屏门外,小侍们恭恭敬敬的端过一把椅子,一个头发斑白了的老太监,施施然悠闲得坐到椅上,翘起脚。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