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珑阙上,浮华三梦+番外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gigiwy】整理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珍珑阙上,浮华三梦》作者:梦见稻谷【完结】

文案

在某人看来,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一个英俊qiáng壮的男人,用尽办法qiáng占一个美丽柔弱的女人更令人激动的么。

纯属稻谷个人恶而俗的癖味,咔咔。

内容标签:qiáng取豪夺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灵眉,贺贞良,周奉,贺云来

2012-05-13总下载数:53 总点击数:257178总书评数:3812 当前被收藏数: 1207 文章积分: 51,931,116

1.出嫁 周弘德天佑七年,天下太平,百姓安居。

正文开始前,题外话先。

有周一朝,疆土辽阔,国qiáng民富,绵延治世四百余年,其间多为盛世。开国皇帝燕撰本为前朝太守,天下大乱之时,撰一日梦揽日入怀,醒来额间即生一道冲顶紫印,再不褪去。撰自悟天命,起兵,十年得天下。

前朝以礼教治国,三纲五常,教化甚严,然燕氏乃北方望族,前溯百年,与塞外王帐贵族也有通婚,素以豪放著名。是以燕撰以家天下,自然给硬梆梆的中原儒世刮来胡风。周建国不过二十年,上至豪门富贾,下到寻常市井,已有人效仿皇族,夫妻和离、寡妇再嫁的事体,渐渐多了起来。

到这天佑年间,正是大周第三世皇帝弘德帝燕赜登基第七载,经开国以来前两任皇帝四十余年的调养将息,弘德帝又年轻英武、素有雄心,大周盛世已然萌生。

正是好时节。却不讲那王侯将相,帝王皇家,且说这大江(注:长江古称大江)边上,江南水乡,小小一座古镇,名唤桐里,镇东一座深宅,七进七出的构造儿,均是粉墙青瓦,流檐翘角。向里看,层楼叠院,不知深处,此乃镇上首富叶家的宅院。

叶家并不是这桐里镇上人氏,乃是三代之前,祖上为避战乱从临安府迁来。刚入乡时也不过尺大的院,寸大的碗,谁知到了第二代,也就是现任家主叶孝天的父亲,因是外乡人,一无肥田,二无良地,临安老家带来的家用,眼见一天天见了底。正愁嚼裹处,有人见世道渐渐安稳,动起了贩丝绸走西域的念头,叶父与娘子一合计,咬牙也gān起了这营生,不料天该有他的,没出几年,即发了身家。

叶孝天接下老父亲家业,到这一年天佑七年,叶家,已然是桐里镇、乃至平江府的首富人家。

却也不说他家其他,只看叶家最小一名独生女儿,名唤灵眉的,今年一十五岁,正当妙龄,已许配了平江府丝染大户杜家为媳,如今正值初夏,那杜家的公子今年还要赶考省城乡试,杜、叶两家一合,莫若今夏就操办了婚事,给杜公子乡试会喜。

大事一定,叶小姐灵眉得了消息,免不了且喜且悲,娘亲怀里哭了几回,眼见纳采、纳吉、纳征、请期,媒人来一回,小姐便哭一回,到最后一次落下珠泪,已是临亲迎不到三日了。

这一日,桐里镇上甚是热闹。原是再过三天,就是叶家独生幺女儿出阁的好日子,叶孝天虽是娶过三回儿媳妇的,但对这独女素来疼爱,免不了大办,一早,家仆已在叶家老铺门口挂上红幅,响锣当当,“喏——,即日起,为贺小姐出阁,叶老爷舍米三日来哦——贺小姐出阁,叶老爷舍米三日来哦——”

一时间镇子上欢声鼓动,无钱的去领米,有钱的去添个热闹,也有那眼气的背地里撇嘴,但叶老爷为的善事,也只得撇嘴了事。

唯有一人,急匆匆揣着一面小口袋,往叶宅方向走去。看这人,五十来岁年纪,头戴方巾,身着巾服,却不是叶家的老家仆叶顺是谁?只是这大好的日子,举城欢庆,他却面带愁色,步履匆匆——

已有人看到了这出,拦下问道,“叶老伯,你家小姐出阁的好日子,叶老爷舍米三日,人人莫不赞羡,你却这样,苦瓜着脸一枚,却是为何呀?”

叶顺定脚一瞧,是相熟的街坊,略舒展了愁容,叹气道,“嗨,你是不知,我家小姐出阁,命我去寻一个上好的锁麟囊,不仅做工jīng细,花样还要新巧,小老儿来来回回,已经寻了不下十个,小姐却是不满意,眼见还有三日,就到了那迎亲的正日,可教我,嗨!”

说着说着,刚掰开舒展的面容又皱到一块,却是一枚大苦瓜。

那人是镇上的老街坊了,素知这叶灵眉最是娇生惯养,此时一听明了,遂安慰他道,“看你必是又寻了一个,快快与你家小姐看过吧。”

叶顺作了个揖,拔脚离去,那街坊身后又叮嘱,“把你那老脸摆好看些,毕竟是好日子,别遭了主人家的眼!”

叶顺进了叶宅,拐过无数回廊庭院,穿过花园,下了小山,来到最深处小姐的绣楼。

院子门倒是开的,叶顺赶忙进院,迎面正碰上小姐的贴身丫鬟梅香,叶顺上前一躬,唤道,“姐姐,”

梅香是个慡快丫头,白净一张面皮,利眉利眼,薄薄嘴唇,jīng瘦的身板,走路手脚呼呼带风。她自小服侍灵眉,在家中也算半个主子,此时见到叶顺,略略一福,“小姐午歇未醒,您老先等一时吧。”

叶顺唯恐小姐再不满意,想着下午再去换过,此时一听还须要等,不免上了急色,但话未出口,梅香已指着院子里树荫下一溜三四人,“喏,周妈妈都在那里等着呢。小姐刚陪夫人说话,伤了心,老伯伯且等一回吧。”

叶顺一瞧,果然那里站着好几个,便只得压下焦急,也站到边上。

好容易小半个时辰梅香又出来,说小姐醒了,几个小丫头端盆打水,伺候了洗面,梅香再出来,排头第一个小厮连忙上前,满面堆笑,“梅香姐姐,这是小姐上轿时用的丝绢,小的已捡了全平江府最好的来,姐姐多多美言。”

梅香横了他一眼,“什么全平江府最好的,小姐说好,才是好,你莫给我放屁。”

说着端了进屋。

叶灵眉正卧坐在绣楼二楼,凭栏看着自家窗外的一花一草,远处的小湖泊隐隐露出一点,若是往年,现下正是与嫂子和小丫鬟们摘菱角、采荷花的时候儿,以后,或再不能这样称心玩耍了……

这样一想,灵眉的眼眶儿不由又是泛红,衬着本就是午睡刚醒的粉晕,眸子里水光潋滟,能淌出多少女孩儿心事出来。

梅香进了屋,放缓脚步,眼见小姐又拄着窗子,握着那小丝帕儿抹眼,忙上前道,“小姐,您特意要的几样东西,周妈妈他们又寻来了。”

叶小姐依旧微颦着眉,过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道,“拿来我看一看吧。”声音有些倦顿少力,却是娇糯清甜,悦耳动人。

梅香遂端了盘子上去,口中道,“这是上轿时的丝巾帕子,你……”

话还未落呢,灵眉仍一手托腮望着楼外,一手只略略往帕子上一搭,手指尖只轻轻捏住那布料一挲,眼睛瞅都未瞅,那两道秀气的弯眉当即皱起,娇斥道,“这是什么样的料子,一点也不滑凉,倒要把我的手给磨破了!”

梅香一看,上好的一块丝麻帕子,因是小姐身处桐里丝乡,非要寻些新奇的,叶老爷这才命家仆四处寻找,来来回回没有三趟,也有五趟,未曾想小姐还是不满意。

梅香估量着,小姐夏日里用的衣衫料子,莫不是讲究滑、凉、轻、软,这丝麻的名贵倒是名贵,只嫌粗了些,遂下楼吩咐那小厮道,“你再连夜到周边市镇找找,找些京里头时兴的样式儿,再来回过。”

那小厮悻悻而去,梅香抬头一看,叶顺站在最后头,也是眼巴巴的,梅香怜他年老,走上前道,“老伯,您的东西,不若我先拿上去吧。”

***********************************1.7*****************************************

叶顺一听正合心意,回眼望望周妈妈几个,他们亦齐齐让道,“您老先。”

叶顺遂小心从口袋里取出大红齐穗描金锦囊一件,双手捧了,递与梅香面前,梅香一瞧,确与前几件花样不大的一样,红红的颜色也正,笑道,“这个我看着新鲜,小姐必定满意的了。”

叶顺躬了老腰一揖,“请姐姐美言。”

却说小姐叶灵眉接了锦囊,坐在窗前细细打量,一时倒也挑不出甚么不好来,梅香见状上前帮声道,“小姐,这是叶顺从平江府寻来的,听说是最新的样式呢,全平江府,也只有两件,这是其一。”

灵眉抬起眼,偏头道,“你少来哄我,”指着手里的囊儿,“你瞧这锦囊上的图案,虽说新巧,可就是过了头。上头彩云飘飘的,下面的麒麟怎长了两只角儿出来?这哪里是麒麟,分明是一头蠢牛!”说话将锦囊抛还给梅香,仍对着窗外伤怀去了。

梅香瞧瞧手里的囊儿,又是新奇,又是jīng致,又是活泼,怎料这难缠的小姐还不满意,轻埋怨道,“来来回回十来个了,你总是不满意,临嫁娶也只三日了,可怎生办呢?”

灵眉头也不回,很不耐梅香絮絮叨叨拿这点子小事体烦闷她,当下拿出两分小姐脾气,嗔怪道,“好蠢的丫头,什么人去寻的,再让什么人去换就是了,这倒也要来问我!”

上一篇:盛世之初下一篇:寂寞深宫终成灰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