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shouliedexin】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大颜公主(女尊男qiáng)

作者:福宝

第一章

女主大颜国,帝都,郜兰公主府。

深夜。

初兰坐在chuáng边,对着一根红绳发呆,嘴中碎碎念着什么。近身侍女画眉虽听不清楚她的嘟囔,但也不去打扰,她心里明白,公主又在想墨云侍卫了。

初兰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墨云。

那年,她随父王离开皇宫,搬进公主府。墨云成了他的侍卫,那年墨云十一岁。

墨云师承名门,才十一岁,便有着高于其他成年男子的武功,因与初兰年龄相仿,故而在众多侍卫中,最得初兰的喜爱。

初兰父亲德郡王的初衷,能伴随初兰一起长大的侍卫,将来定对初兰忠心耿耿,誓死效忠。

只是德郡王没有料到,初兰与墨云的终日相处,培养出的不仅仅是深厚的主仆之情,更多的却是两小无猜的男女之爱。

只是初兰公主的身份,注定给不了墨云一个名份。

初兰十四岁,墨云十七岁,二人相约私奔,被德郡王发现,派兵将他二人围住。墨云纵然武功高qiáng,却也无法以一挡百,况且还有一个手无缚jī之力的初兰在身边。最终的结果是,初兰被挟回府,墨云堕崖身亡。

初兰想死,想追随墨云而去,却被德郡王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大颜国真武皇帝的三公主,岂能是你这般儿女情长!为了一个下等侍卫便寻死寻活,为父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抵不过一名男子?

他不是一名普通的男子,他是我心爱之人。

这话初兰只得在心中说说,却不敢对父王说出口。

大颜国的公主,注定不可能一生只有一个男人,婚姻也注定不能自己做主。

初兰手握红绳,这是当年墨云送给他的,说是能将两人永远绑在一起。

“云,对不起,我无法实现当初我们相约终生的诺言,甚至也无法实现我对这跟红绳许下的终身不婚的誓言,明日,我就要大婚了,你,会生气吧。对不起……”

侍女画眉看着公主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低声对身边的小丫头道:“去把凌侍卫长叫来。”

未几,一名身姿修长,五官jīng致的男子踏风而至。

画眉见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给周围的众丫头使了眼色,众人一并退下了。屋内只剩下初兰和这名男子。

“公主。”男子开口道,语意轻柔,似是怕惊扰了她。

初兰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人,凌天,她的侍卫长。

每当她思念墨云的时候,身边的人绝不敢打扰,只怕惹了公主生气,只有凌天与众不同,因为他有着一张和墨云极为相似的面孔。

墨云死后的一年,是初兰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她不愿动,不愿说话,甚至不愿思考,终日只是呆呆的坐在房中,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德郡王原以为初兰对墨云的喜爱,不过是一时的迷恋,却想不到她整个人会如此消沉。他对这个女儿寄予厚望,他的女儿是要争夺皇位的,绝对不能在对一个男子的思念中荒废了余生。

而此时,凌天出现了,德郡王不敢相信天下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他暗中派人查凌天的底细,却只查到一个自幼父母双亡,混迹于江湖的结果。他掂量了好久,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是不是可为己用。但看着日益颓废的女儿,他还是决定先把这凌天带入公主府,解了女儿的心病,自己再从一旁暗中观察。如若这凌天有什么问题,随时将他除去。

当德郡王把凌天带到初兰面前时,初兰整个人愣住了,她冲上去抱住他大哭,她的云没有死,她的云还活着。

然而这名男子却淡淡地说:“公主,卑职并非墨云,卑职名叫凌天。”

凌天?初兰望着这张脸,不可能,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你一定是在气我,气我没有为你殉情而死,所以故意变换了身份来到我身边,却不与我相认,对不对!”

男子仍旧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重复着那句话:“公主,卑职并非墨云,卑职名叫凌天。”

初兰摇头,叫道:“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名字,只要你别离开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从此,凌天,成了初兰的贴身侍卫。

只是,渐渐地,初兰发现,他,真的不是墨云。

墨云的眼神似火;而凌天的眼神似冰。

墨云总是对自己笑,犹如chūn日的阳光;而凌天的脸上永远只有淡漠。

墨云总把自己当成小女孩儿一般宠溺;而凌天则处处将自己敬为高高在上的公主。

然,她仍把他留在身边,并升他做了侍卫长。

“你来啦。”初兰将手中的红绳放在桌上,抬头望着凌天。

“公主明日即将大婚,还请公主早日安歇。”

初兰不说话,只向凌天招招手。凌天会意,上前几步,立于初兰面前。

初兰起身,环住凌天的腰,靠在他的胸口。

凌天仍无任何动作,直直地站在原地。

“抱我。”初兰似有些命令的口吻。

凌天伸手将她拥住。

靠在凌天怀里,那胸膛明明是热的,怎么却让她觉得冰冷。

抬头,望着那张令她心碎的脸,不自觉地垫脚,吻上去。冰冷的唇,与墨云完全不同。

凌天并不回吻她,她有些生气,离开那唇,凝视着他,开口道:“吻我。”

凌天俯身,将冰冷的唇覆上她的,初兰伸手,勾住凌天的后颈,将二人的身子贴的更紧些,唇舌jiāo战间,初兰感觉到凌天的吻逐渐变得炙热,自己的身子慢慢浮起一阵苏麻。

她松开环住凌天的右手,顺着颈部慢慢往下游移,轻抚过胸口,直到腰际,轻轻扯开凌天的衣带,将手探了进去。然,还未及进一步的动作,手便被凌天擒住,火热的吻也嘎然而止。

初兰仍沉浸在刚刚的深吻中,尚有些微喘地望着凌天。

“按礼法,公主的初夜应属于驸马。”凌天的声音仍是那么淡然,好似刚刚的热吻并不源于他。

初兰挣脱了凌天的手,低声道:“礼法?凌天!你不是礼法的侍卫,不是大颜国的侍卫,不是我父王的侍卫!你是本宫的侍卫,本宫的意愿,就是你的礼法!”

初兰凝视着凌天,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她讨厌这样,墨云的心事从来她都是明了的。

忽然,凌天猛地将她打横抱起,放在chuáng上,整个人压到她身上,再次吻上她的唇,这次比刚刚来得更加猛烈,唇舌探入她口中更深处。那吻似成一种掠夺,令初兰有些招架不住地娇喘。

初兰将手探入他的衣下,触碰着他如火的肌肤,而自己的衣带已不知何时被他解开,他将密密的细吻落在初兰的颈上、肩头,手掌已覆上初兰娇柔的胸部。初兰不自觉的将头后仰,娇躯微微颤抖,呻吟出声。那覆在她胸上的手慢慢下滑,掠过她的腰际,扯开了她的裤带。

就在她的裤子即将被褪去时,门外传来了画眉的通报声:“王爷到!”

二人的动作停住,分开jiāo缠在一起的身子。

初兰忙系上裤带,将肩头的衣服拉正,不待再做进一步的整理,德郡王便进到屋中。

德郡王看着屋内二人,眼中直冒火。只见自己的女儿衣衫不整,妆容凌乱,面上红cháo未退,望着自己的眼神游移不定。而一旁的凌天,整个上身几乎处于半luǒ的状态,只是表情并不显得慌张,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画眉跟在后面进来,见眼前的情景也是吓了一跳,以前凌侍卫长安慰公主,可从未有过如此火爆的场面。眼看着公主明天就要大婚了,如若这个时候和侍卫长有了亲密,坏了礼法,她们这些下人的脑袋可就别想要了。

德郡王拼命压抑自己的怒火,低声道:“你们先出去,本王有话跟公主说。”

画眉叩头退下,凌天将自己的衣服系好,淡然离开,经过德郡王身边时还很有礼数地躬了躬身。

“胡闹!”待屋内只剩他父女二人时,德郡王终于抑制不住地低吼一声。

初兰吓得往后一缩,不敢出声。她自幼跟随父亲生活,八岁那年,父亲向她的母皇请旨,带着初兰搬离皇宫,入住郜兰公主府。从那时候开始,他父亲便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给她请最好的老师悉心教导,一心希望她做一个能成大事的公主。其实,初兰还知道,父亲的心思或许不止如此,他希望她成为皇储,将来继承大统。

可是初兰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当皇帝,她是母皇的第三个女儿,前面还有两个姐姐。而她的父王,只是郡王,并非皇帝的原配亲王。自己非嫡非长,按照礼法,这储君之位是如何也落不到她身上的。而她自己也不想当,她只想和墨云厮守终生,如今斯人已逝,她所期望的,不过是做一个闲散宗室而已。

只是这些话,她终归不敢和父王讲。

福宝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