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食》

文案:

傅宁砚在乎什么,苏嘉言就要毁了什么。

这张脸,这个孩子,甚至她这条命。

到最后,不知道是他蚕食了她的爱,还是她蚕食了他的心。

苏嘉言:不用来这套,三少应该比我更清楚爱和性可以完全分开。

傅宁砚:宝贝儿,你是不是有点太当真了。

情爱纠葛,互相蚕食。

本文狗血有,三观不正有,1V1,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qiáng取豪夺 高gān 近水楼台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宁砚,苏嘉言 ┃ 配角:谢泽雅,苏懿行,杜岩歌 ┃ 其它:高gān【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s://www.25645.com/】

第1章 火烧眉毛

从兰亭剧院里飘出慷慨豪迈的唱词,一声声似是要划破这沉沉夜幕:“大丈夫东去làng前叠,趁西风驾着这小舟一叶……”

苏嘉言被谢泽雅狠狠地压在玛莎拉蒂的座椅上,匕首的利刃离她的脸不到一寸,而她一动不动,目光落在虚空处,眼眸如潭水幽黑。

谢泽雅眼中怒火焚烧,“傅宁砚喜欢的不就是你这张脸吗?!我今天就把它划烂了,看你还怎么妖妖调调地勾引他!”

苏嘉言依旧没动,仿佛死过去了一般,眸中没有半分神采。那唱词依旧不断地飘出来:“……大丈夫心烈,我觑这单刀会似赛村社。”

“说话啊!”谢泽雅双手颤抖着又将匕首推近了一分,冰冷的刀锋紧贴着她白皙的脸颊,“你不是最爱说些yín词艳曲吗?在宁砚的chuáng上不是说得很好听吗?!说话啊!”

苏嘉言这才将目光转过来,盯着谢泽雅,极短促地笑了一下,“我的脸,不就是你的脸吗?”

谢泽雅手顿时一抖,一滴血珠迅速沁了出来。

刺目的血红仿佛一瞬间将谢泽雅所有的愤怒都激发出来,她抵在苏嘉言肚子上的膝盖狠狠往下一压,将沾血的匕首提起,对准了苏嘉言深黑的眼珠……*

*

*

一年前。

傅宁砚刚到兰亭剧院一号厅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婉转的曲调,却是《思凡》:只见那活人受罪,那曾见死鬼戴枷?啊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他站着听了片刻,买票到最后一排悄然坐下。

今日的剧目是《chūn香闹学》《拷红》和《思凡》,主演是剧院的当家花旦,老先生陈梓良的得意门生苏嘉言。

苏嘉言穿蓝huáng白三色相间的戏服,脸上虽涂了油彩亦能看出眉眼如画,一双眼睛尤其多情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清雅风流。傅宁砚早就听说曾有人邀请苏嘉言参加饭局,出的价码比给娱乐圈当红影星的都高了一倍不止。

如今亲眼见到,他反倒觉得那个价格太过寒酸了。

傅宁砚自诩不是什么文人雅士,也从不附庸风雅,却还是坐在后排入迷地听苏嘉言唱完了这一出《思凡》。

散场之后,傅宁砚也不急着走,他看着苏嘉言捧着现场观众献上的百合鞠躬谢幕,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

傅宁砚办事极少亲力亲为,但这次却难得有兴趣亲自挑选房子。离栖月河不远的一处别墅,虽不是最新,但贵在环境清幽。

司机谭睿也看出他心情愉悦,便试探问道:“这次就是苏小姐了?”

傅宁砚背靠着椅背,闭眼养神一派闲适,听谭睿这么问,微微一笑,“你看过她的戏吗?”

谭睿摇头。

昆曲演员毕竟不比娱乐圈明星,再者兰亭剧院太小,苏嘉言再红,也不如崇城大剧院里一个末流的花旦知名。

“她长得像一个人。”

“谁?”

傅宁砚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回答。

见面的地点挑的是一家高档的私家菜馆,若非崇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轻易进不去。傅宁砚在包厢坐了五分钟,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他将衬衫的领带微微扯开,好整以暇地等着敲门声响起。

“请进。”

苏嘉言穿一条rǔ白色的长裙,外面罩一件枣红色的针织开衫御寒,长发柔软地披下来,气质清雅宛如推窗而见的一轮浅月。

傅宁砚将一只白瓷杯子斟上茶水,“苏小姐请坐。”

苏嘉言有几分局促,然而还是莞尔一笑,在傅宁砚对面坐下。她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笑起来宛如一夜chūn风chuī醒桃花,眼中波光潋滟让人心醉神迷。

上一篇:肥你莫属下一篇:婚久必合

明开夜合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