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小姨奶奶破事

作者:桃桃一轮

文案:

一群集世间大帅大美好的混蛋们个个未尝不想把这好吃懒做古古怪怪,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姑娘给收了,最后却不想,老老实实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是自己。

温馨提示:我不同意你批评我的任何一句话,但仍誓死捍卫你点右上角“X”的权力。

~~^_^~~封面非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笋 ┃ 配角: ┃ 其它:桃桃一轮,高gān,军旅【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s://www.25645.com/】

☆、1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

此文依旧重度YY文,最近看喜了大人的文看多了,好喜欢她,也写点自我YY自我发泄一下。

此文应该不长,可能十万字都不到,不定时更新。写着玩,不入V,放心看。

段勍第一次见到乔笋,是在某艺术院校对他们团的慰问演出上。

那时他微醺,仍是军装笔挺,集天地灵帅于一身,坐在台下,看台上矫揉造作的主持人慷慨激昂地大谈拥军爱军,完了就是千篇一律的唱《为了谁》,朗诵《谁是最可爱的人》,如此云云。他稍许不耐,点了根烟,陆军特供的huáng鹤楼,迷彩的壳子,烟上还有焦油量刻度,几口下去颇为舒坦,心不在焉了。在烟雾迷蒙间,听见曲笛、三弦合奏的悠远婉转声,接着有一女的,在台上唱《游园》中的一阙“步步娇”。

好一个媚眼如丝,步步生娇。

要说这昆曲,没一点功力就乱唱,就像受了惊的乌鸦,然一旦唱好,千回百转绕指柔,纵然你听得昏昏欲睡,却还难忘耳边那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小调。段勍也是这样,瞄了一眼台边的LED显示屏,那儿清楚地写着:

曲目:《游园》选段

表演者:乔笋

乔笋不是那种漂亮得无法无天的姑娘,她有属于她自己的漂亮方式,你得有点鉴赏力。那个时候的段勍还年轻,恰属于帅得无法无天那型,什么漂亮姑娘没搞过,于是很多事情流于表面,瞥了一眼,也就忘记了。

没心没肺的乔笋,台下那个几乎吸引全场雌性生物目光的段参谋长,她居然没看见!为什么?她有点近视咩,领导席就坐的一gān人等,什么团长,参谋长,副团长之类,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都是坨坨ròu。

她唱她的,说实话她的“功力”在班里不算拔尖,但老师们说她嗓子好,她平日里摇头晃脑的练,知道自己的差距,今天也没想着一鸣惊人。

段勍捻灭了烟,也不看她了,顾着玩打火机,可心底居然被台上那小嗓儿勾得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其实并不懂昆曲儿,只是自家舅舅爱听,顺道儿听过几回。

真是奇了怪儿。

段公子与乔笋第二次和第三次见得有些突兀,也相距太短。

先说第二次,对段勍来说,是个耻rǔ。

那次,段勍已经从先前任职的第十二集团军081装甲师防化团,调去了北京军区作战部。他舅舅段霜晖目前就在总参作战部,也就是俗称就总参一部。道理很简单,上头有人好办事。按他舅舅段霜晖给规划的路子,他就适合在战术指挥这条道儿上混,最后争取进总参。

这时您要奇怪了,怎么跟舅舅一个姓。确实,段勍他爸姓宋,由于种种原因,段勍一直在舅舅段霜晖家里长大成人。好吧,还能是什么原因,亲爹妈关系不好呗,亲妈早亡,亲爹续弦,如此关系自然不咋地。虽跟他爹不亲,但是亲爷爷的婚礼,总得去。

也就在这婚礼上,段勍再遇乔笋。可这身份,大不相同了。乔笋的姐姐乔茶,是个厉害人物,原本吧,在老gān局,一次慰问中结识了年近八十的宋晋,也就是段勍他爷爷。宋晋当年相当不得了,亲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没离休前在军委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总政、总后和好两个大军区的一把手,当年都是他的兵。人家乔茶就有本事嫁给他,三十岁的姑娘,嫁八旬老人,不管大家是怎么议论的,乔茶本来还只是老gān局普通科员来着,这一嫁,也把自己送进了办公厅,乔笋呢,一个小剧团的小演员,一年登不了几次台,一下子调去了某文工团下属顶有名的“缘鸢”昆曲艺术团。

那些以往笑乔茶是剩女,眼光高没人要的老妇女们彻底闭嘴,巴结都来不及,乔茶并非圣母,对她们绝没有好脸色。

桃桃一轮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