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毒(高gān)》作者:梧桐私语

路透的心中,住着两个男人

一个属光,心向太阳,播撒温暖

一个属暗,难于看清,漆黑一片

女儿的心像雾,女儿的心似海,永远都是那么难于琢磨【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s://www.25645.com/】

1、再相见 …

作者有话要说:文章重新调整了结构,前五章拆成9章了Chapter 1 再相见

当两个相识的人再相见,情况不外乎两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久别老友,相拥而泣。

她和他,却不属于这两种情况任一。

再次见到汪简,路透没想到,是在这么个尴尬的地方。

天上。

滨江市最大的声色场所。

彩灯、酒红、纷乱,一个叫嚣的男人。

“臭□,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今天不gān的你有进气没出气,老子就没法在滨江市混了!”收回刚刚甩出那一巴掌的右手,解起了腰带。

气焰囤积在男人的啤酒肚里,一起一伏,像只发情的青蛙。

发情的青蛙,路透没见过。

可此时半趴在地上,右腮肿起一片的路透,就是这么看正步步bī近的男人,没错,发情的青蛙。

包厢里的灯光十分晦暗,有种不明的迷乱,一个男人右手抓着个麦克,看着屏幕,在那里声嘶力竭《死了都要爱》,而左手,则抓着怀里女人的两个大馒头一顿揉捏。

排座沙发上,小姐,老板,女人,市侩,笑闹一团。

水晶台桌上,高脚杯里的酒红泛着光,一闪一闪。

似乎没人注意到,房间一角发生了什么。

路透死盯着青蛙肚越来越近,眼睛瞪得有些通红。

玩大发了吧你,今天碰到我,认栽吧!

她调整了下腿的角度,准备蓄势一击。

狰狞的肚皮眼看就压下来,包房的门,突然在这时,开了。

她扭头望去,一个男人,一个面容jīng致的男人随即出现在路透眼里。

单单面容jīng致也就罢了,问题的关键是,路透,认得他!

安静,瞬间降临。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年之后,汪简再见到了她,竟是在这么一个意想不到的场所。

然而,那种怦然心跳的感觉,仅仅短暂存续了两秒钟。

在碰撞到路透那淡定到不行的眼神后,随即化成滔天怒气。

二十四岁,男孩最好的年纪。一段迟来的爱恋,虽然短暂的只有三天,之于汪简却是刻骨铭心,可,相同的共鸣似乎没在路透那里找到。

他稳了稳情绪,捧着满满,却未及眼底的笑意,冲青蛙感叹,“马总,好雅兴啊!”。

青蛙身上带股汗臭的燥热随着汪简的出声,很快远离了路透。

死青蛙,多久没洗澡了,真臭,她出口气,放松紧绷的身体,舒舒腿,有些麻了。

“汪少,什么风把您chuī来了,和汪总一起吗?”青蛙的背有些略躬,低贱的卑微,和他说话的语气一样。

刚刚不是很能装吗,路透不禁撇了下嘴。

再懒得去关注青蛙,她抬起眼睛,第一次正式打量起刚进门的男人,记忆的枝蔓渐渐攀爬上身。

他……

灯光的琉璃红被路透的脸色照的有些黯然失色,此地此情,好窘,路透偏着脸,不敢看汪简。

而汪简,也再没看路透一眼。

“马总,听说你在,进来打声招呼,我和朋友过来玩,家父不在。”汪简朝青蛙摆了个手,很潇洒样子,当他第二次看向路透时,说出的话却让路透的火气蹭蹭的往外冒,“不过看来你在忙,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

汪简嘴角那抹微笑不轻不重,像长了刺,扎得人生疼。

自作孽啊,谁让她点字没留就一走了之,万事从权,事出有因,我还没委屈呢,你生个什么气,路透第二次撇了撇嘴,火势消减,渐渐转为无奈。

三天的情份,有几分真,她自己也说不清,但她唯一知道的是,他,和别人,是不同的,起码和那些荒唐的老huáng历们,是不同的。

自从卓言后,能记清样貌的,只有汪简了,茫茫大雪里,他把她手揣进口袋里捂着,她一直记得。

在路透陷入沉沉的回忆的同时,汪简翩然的退出了房间,而青蛙那热到腻的体温再次入侵了路透的感知范围。

上一篇: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下一篇:梧色

梧桐私语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