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你谁啊!”逐渐冷静下来的苏慕云冷眼瞧着眼前的女人,中长头发扎成马尾吊在脑后,露着的一张脸溅上点红酒,不显脏倒衬托的脸色很白。

“季青青!你把季青青弄哪去了?”这种有钱人乔然见的多了,再不和他啰嗦,直接一伸手,把苏慕云脖领子拽到自己跟前,“季青青,我朋友,失踪两天了,别和我说这事儿和你没关系!”

气氛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一下子紧张起来,坐在一旁一直只当看戏的苏慕云几个朋友也开始拉椅子,随时准备上前。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轻笑,“慕云,你在哪惹回这么个女霸王啊!”

言楚和苏慕雨从外面进来时,刚好看到这幕,苏慕雨难得见霸王吃瘪,忍不住开口取笑。

“谁知道哪来的疯婆子!”男人好面子,像苏慕云这类多金又自诩地位的男人更是,被堂哥一说,苏三少脸挂不住了。他身子往后一缩,从乔然手里挣开的同时手本能就朝面前的女人挥去……已经两手空空的乔然丝毫没害怕,她手握成拳,准备好对付苏慕云这一下。

可似乎有人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言楚是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乔然丝毫不知道,等她发现时,自己的手和言楚的已经同时抓住了苏慕云的手腕。

“老三,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

言楚的黑衬衫半紧的扎在银灰西裤里,裤线一直笔直到鞋面,他多年的习惯,做人不羁,穿衣却一丝不苟。

男人胳膊一抬,袖子上的金属袖扣折she着光线打在乔然眼里,眼眶发酸时,她听到男人说:“就算不服要打,也先问问人家先找你的原因。”

不得已收回手的苏慕云一脸不甘,却又碍着言楚不好发作,只得口气怏怏的问乔然,“季青青怎么了?真失踪了?我两天没等到人了。”

为了追求季青青,苏慕云在她上班的二中门口连着堵了一星期了。有钱人最多的除了钱,就是时间。

苏慕云没注意到自己说这句话时乔然的脸已经变了,她啪的把苏慕云推回座位,整只右手臂曲着抵在了他脖子上,“别说你不知道,就算真不知道,青青失踪和你也脱不了gān系……”

由于激动,乔然的脸红红的,透过微开的白衬衫领口,她上下翕动的锁骨在灯光下格外明显。

后背紧贴靠椅的苏慕云喉结一动,“可我真……”

“三天内他帮你把人找出来。”苏慕云正呼吸困难时,他和女人的距离再次被拉开了。

一身名牌的言楚,并肩站在身上衣服连牌子都叫不出的女人旁边,手拉着她的胳膊,看着乔然,话却是对苏慕云说的,“老三,三天,够?”

受了一晚上惊吓,临了还被朋友下指示的苏慕云心情糟糕的松松领口,“你还真瞧得起我。”

阔少爷的这种回答就算答应了,乔然也没多做纠缠,只是扔下一句,“最好就三天”后,一阵风似的出了房间。

整个过程没回头看房间里任一人一眼。

几乎用逃的出了大门,乔然手支着膝盖,调了好一会儿呼吸,这才快步朝停车场走去。

站在自己那辆二手车旁,乔然摸着来时路上刮掉的那块漆,有些心不在焉的钻进车里。

拉手刹,挂档,踩油门。

一切都按照正常的开车流程走。

但是一切正常的背后,总会不时冒出些不正常。

砰一声。

脑子像cha播了段老电影,黑白jiāo错的颜色过后,乔然赫然发现——刚还完好的后视镜如今已经碎的连渣都掉光了。

隔着老远,她看到那人竟跟着她出了莎朗,乔然心突突一阵跳,也顾不得自己刚发生车祸,以及后续的问责赔偿问题,踩着油门就想开走。

可总有种人不想让她如愿。

就像乔然急着来莎朗,一只菜鸟把她车门刮掉块漆,耽误她两个小时时间,又或者像现在她急着离开,有只菜鸟偏固执的坚持赔偿。

刚好,两次的菜鸟是同一只。

车体接触时,张小qiáng就知道自己又惹祸了,可下了车,他突然不那么紧张了,是下午的女人,脾气超级好,赔偿谈的也顺利。

小qiáng心情轻松,下车掏钱包的同时,对车里的乔然说:“乔小姐,一天能和同一个人撞两次,也是缘分,钱多少,你定,另外这是我名片,jiāo个朋友。”

上一篇:上钩儿下一篇:祸到请付款

梧桐私语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