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命定终笙

作者:梧桐私语

文案:

后来的一天,叶南笙吃过午饭收饭盒,问从她身旁经过的龚克,“你的脑结构很特殊,给我做活体研究对象吧。”

龚克停下脚,“我研究你很久了,礼尚往来,可以做你对象。”

于是在叶南笙分析“活体研究对象”和“对象”之间区别时,她的手被“对象”抓牢了。

爱研究**的女法医和爱研究心理的男刑警的故事。

爱一个人,不过是心甘情愿把自己投身到属于另一人的陌生世界里。

在世人口中,那世界也许荒凉、也许无趣,甚至偶尔让人恐慌,可当叶南笙爱上龚克,当龚克拥抱叶南笙,他们都甘心沉沦到彼此的陌生世界里,仅凭一份孤勇。

你给我花与世界,我予你爱与从容。

叶南笙说,男人说谎,尸体才说实话,想我信你,变成尸体。

龚克说,好。

叶南笙:你该说——“变!”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s://www.25645.com/】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龚克,叶南笙 ┃ 配角: ┃ 其它:犯罪心理分析,法医,推理,HE以及不一样的爱情==================

☆、天谴

楔子天谴

1992年8月25日,滂沱大雨在傍晚席卷了东北的口岸城市,临水。

密集的雨水如同倾倒般从天而降,再配合五级的qiáng风力,临水数条路段上才栽种的绿化带过半数被顷刻摧毁。连根拔起的榆树苗横七竖八躺在马路边缘,有些直接横在了路中央,临水市的主gān道jiāo通遭到了严重挑战,无数车辆被堵在路上动弹不得,车里的人除了鸣笛泄愤外能做的只有祈求老天爷快点停了这场大雨吧。

十一路公jiāo司机李存义也被堵在城市西北角的义安路上整整两小时,别说车上乘客急,就他也被自己一泡尿憋得尿急。八点钟他回队里jiāo了车,也顾不得签字就解着裤子往门外奔。

“老李,你赶去投胎啊!”比他早收车一会儿的同事吴师傅收拾好晚上打算带回家给女儿铅笔盒,冲着李存义就快消失的背影喊,“还想不想我载你回家了!”

“我方便下你哪就那么多废话。”说话时,李存义绕出公jiāo公司大门,钻到邻近一个小胡同,他解开裤子,放着水边一脸舒坦的和外面的老吴说话,“老吴,你说今天这么大的雨,广播也没提前来个预报,路上那叫一个堵。”

“谁说不是。”老吴又翻出铅笔盒,天很黑,四周唯一的路灯也在几米之外,这种光线铅笔盒的图案压根看不清楚,不管了,闺女会喜欢的吧,想着回到家女儿看到铅笔盒往他身上一扑叫爸爸的样子,吴师傅就憨憨一笑他抬起头冲巷子里喊,“我说老李,放水放这么久该完事了吧,别把自己当大坝,拼什么蓄水量。”

吴师傅没想到李存义这次竟没马上回答他。

雨才停,雨水沿着房檐啪嗒啪嗒一下下有节奏的滴着,四周很静,静的老吴心里突然有点发毛,他握着手里的铅笔盒壮胆子,“老李,你再不出来我可自己走了……”

刺啦啦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像舢板被人不住摇晃的声音,恰好这时,一阵风chuī来,吴师傅瞧瞧yīn凄凄的四周,打个激灵,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李,我不等你,我先走了啊!”

他拿着手里的铅笔盒转身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了李存义的声音,“老吴,你过来。”

李存义从巷子里探出头,表情和刚刚有些不同,多点谨慎,又带点小兴奋,吴师傅才被吓到,正不乐意,可李存义一直朝他招手,没办法,他只得又转了回去,“什么事非现在说,快回家吧,一会儿保不齐又下雨呢。”

李存义挤挤眼睛,“我捡到个宝贝。”随着李存义伸出的手,吴师傅看到他手里比之前多了个盒子。那是个长形盒子,光线太暗,隐约看飞出上面贴着个jiāo叉十字的白色封条,至于上面写了什么字、或者是盒子上的花纹样式,这些则是通通看不真清。

吴师傅倒吸口气,头往前凑凑,“贴了封条,说不定真是宝贝呢?”

“是啊。”李存义小心翼翼把盒子托在掌心,右手轻轻抚摸了下封条,“谁能想到我李存义老实了半辈子,撒尿能尿出这么个东西。”

上一篇:只是猪颜改下一篇:最佳贱偶

梧桐私语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