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想得美+番外(2)

没进去扫视一圈,萧竞不在。

“萧竞呢?”

沉着声询问着。

“萧总在开会,先生请你等一等好吗?”

秘书踩着高跟鞋根本就追不上这人的脚步。

秦九放看着门牌,一会议室,二会议室,小会议室。挨个踹门。踹开看看里边是不是有萧竞。

“先生,你再这样我就叫保安了。”

在一个挂着闲人免进的休息室门前,秘书快一步抓住秦九放,拦在门口。吞了吞口水,抬着脸看着秦九放。

秦九放皱了一下眉头。

“让开,我不对女人出手。”

秘书动了动,但是秘书职责让她还是站着没敢走。

“让开!”

秦九放吼了出来,虎目圆睁,凶相毕露。胳膊上的肌ròu都鼓起来了。

秘书吓得往旁边躲,秦九放用了老办法,军靴抬起一脚直踹,门开了。

也看到了他想见的人。

进屋,秘书都快哭了,看着萧总慢悠悠的从办公桌边直起了身。淡淡的对着秘书丢来一个责备的眼神。

“对不起萧总,我没拦住。”

萧竞对她挥挥手。秘书拿到特赦一样跑了。

秦九放一看到萧竞这个淡淡的样子,火气就窜起来了。

和别人夸着你多好多好,你他妈的给我一个离婚协议书?不想过了?

秦九放啪的一下把手里都快攥碎了的离婚协议书拍在萧竞面前,这动静大的桌上的杯子都震了一下。

“萧竞!说,什么意思?”

萧竞直勾勾地看着和他只有一个办公桌距离像愤怒的公牛一样的秦九放,眼神平静,嘴角提了提。往椅子上一靠,手搭在膝盖上,还是淡淡的。根本就没把他的愤怒看在眼里。

“离婚。”

“老子出任务将近两年,枪林弹雨的命都差点丢了,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跟老子离婚?当初答应嫁给我的是你,当初答应爷爷的也是你,为什么离婚?你说!”

又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萧竞越淡定,秦九放越bào怒、

就像是一只被关起来的老虎,在笼子里咆哮。

不等萧竞开口,秦九放又开始吼上了。

“是有两年没见面了,这是理由吗?你不知道我的工作性质?”

“三年没见面。”

萧竞纠正秦九放,三年,不是两年。

“随便吧,就三年了,怎么了?结婚了又不是退伍了?有任务我能不去吗?你像个矫情的娘们一样认为我不陪你,就准备离婚?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我工作特殊,长时间不见面这非常正常,那时候你都知道你说没关系了,为啥这时候要离婚?”

萧竞只是点了一根烟,还是不动声色。

“我爸妈挤兑你了?这不可能啊,我爸妈对你一直都很好。”

秦九放得不到答案,就一样一样的开始分析。

“嫌弃我不给你钱?工资卡在你这,这三年我的津贴都没动过都打到工资卡上了。结婚前我把所有财产都给你了,你爱怎么花我没管过。”

萧竞看着在办公室里来回乱转大吼着的秦九放,嘴角提了起来,眼神都没离开过他,一直看着他。在秦九放猛地回头看他的时候,萧竞才把不易察觉的笑容收起来,继续淡淡的。

“我知道了,你肯定外头有人了!说,是不是有小白脸了?妈的我要剁了他,跟我抢媳妇儿!”

秦九放又一拍他桌子。这个可能性让他觉得自己的帽子有点绿,更火了。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这是离婚的原因。”

“怎么没感情?你光屁股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算什么?”

“这么多年的感情只是朋友。不是两口子之间的爱情。”

“我不管爱不爱,我就知道不离婚!”

“婚姻以爱为基础,没有爱怎么维持?”

“怎么不能维持,咱们结婚不都三年了吗?不也这么过来了吗?”

“那我问你,你认为我们的婚姻正常吗?结婚第二天你就走了,一走走三年,婚后这是第二次见面,隔了三年。婚姻里你给我打电话没超过五次。我们不知道对方发生的任何事情,你觉得这正常吗?”

“我说了我的工作性质在这,第一年执行任务,回来没几天紧跟着第二个任务,我现在才回来!妈的我才从缅甸越南那一带回来,你他妈就给我闹妖作jīng!”

寒梅墨香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