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流光》作者:语笑嫣然【完结】

自序

很小的时候,看武侠片,就曾经梦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飞檐走壁,能够仗剑江湖。懵懵懂懂的少不经事,遇到一个心仪的男子。

他一定要是穿白衣的。他的武器如果不是剑,那么就只能是折扇或者箫。他必须潇洒倜傥,风度翩翩,就算没有楚留香的机智,也要如李寻欢那么情深。至于我叫他楚大哥也好李大哥也好,总之就要是什么大哥,喊起来轻飘飘软绵绵的,心里惬意得很。而最后的结局不是我和他在一起隐退江湖,执手偕老。是我终于死在他的怀里,胸口cha着为他挡下的那支飞剑或毒针。并且,断断续续的,跟他说一些缠绵的话,哭一场,约定三生,再含泪又含笑的死去。

呵呵,一生就用那样固定的模式安排了。那个时候,甚至还有提笔成文的冲动,想把这故事写下来送给自己。无奈,学艺不jīng。

现在想一想,虽然不免有些好笑,但真真是美好。

萧瑟,流光,这都是我喜欢的词语,组合到一起,成就了这篇我喜欢的文字。

我时常都想,我这样小家碧玉式的文字,即便是给出一个大的叫做武侠或者江湖的背景,她也是不能入正轨的吧。

她到底还是一出爱情戏。

英雄气太短,儿女情太长。

但我珍爱她,犹如珍爱自己的生命,她是心头掉下的一块ròu,是指尖开出的一朵花,真真假假的故事,绵绵密密的心情。

她是我的一座城堡。

我的王国。

长着我所喜欢的模样。

不过,心里总是忐忑的。因为今次第一次写长篇,太过仓促,难免粗糙,也许未能尽如人意。但我爱它,像爱我自己一样,固执的深切的爱着,亦爱它的软弱,瑕疵。我不求看见这本书的所有的人都能如我一般盲目的热爱着它,只愿,得包容,或者,一个理解的笑容。

或许我们都曾有过,那些年少痴妄的梦。

(每日更新jīng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

一直都有一个地方,叫江湖。

在那里,无论是耕地的农夫,打渔的儿郎,又或者是倚楼卖笑的歌jì,穿针引线的绣娘,都知道何谓刀,何谓剑,何谓情仇恩怨。

在那里,有大大小小的门派,彼此间的纠葛复杂,堪比天上的银河。若把江湖比作一盘棋,在唐朝末年的时候,少林,武当,昆仑,峨眉,崆峒,点苍,华山,天山,八大门派,则是此局中最为关键的八颗棋。

但颇为讽刺的,在三年前,一个月之内,八大门派最为上乘的武功秘籍悉数被盗。据闻偷盗秘籍者,是想以此为炫耀的资本,在江湖中谋得一块名号。

他做到了。

后来大家都知道神偷六尾。谜一样的传奇。虽然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他在半个月前去世的消息却比闪电还快,瞬间弥漫了整个江湖。

因为大家关心的,是被六尾盗取的那八本武功秘籍藏在了哪里。倘若谁得到,不仅能习得出神入化的武功,还能以此为饵,钳制住八大门派,听其号令。这似乎比当年的盟主令牌还要管用,毕竟谁都害怕自己的独门武功像蔬菜一样在街头任人叫卖。

所以,六尾的死,以及这八本武功秘籍,成了近期最为风靡的话题。有人说,六尾将这八本秘籍藏在一个黑檀木的匣子里,有人说,也许六尾把它们带进了棺材,还有人给这个匣子起了个名字,叫八珍盒,林林总总,江湖就这样沸腾起来。

与此同时,朝廷的争权夺位亦是沸腾。

籓镇之祸,宦官之乱,huáng巢起义,朋党之争。光辉灿烂的大唐李家王朝,经过此一番折腾,已然岌岌可危。

时,昭宗李晔在位。

为大唐天复二年。

第一章时空

耕烟时常对人讲,我的名字,那可是大有学问。

这学问归根结底来自于窦爸爸,因为窦爸爸喜欢看李汝珍的《镜花缘》,恰好得了一个女儿,索性就借用了“司荼蘼花仙子第五十八名才女‘鸳鸯带’窦耕烟”,来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命名。

幼时耕烟还觉得自己的名字拗口,长大了反倒有些沾沾自喜。

荼蘼,多làng漫的字眼啊。

难得心思细腻的小小女子生就与此有关。

耕烟觉得,仿佛是命。

语笑嫣然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