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珠帘,心事难言;岁月静好,望君缄言。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青廷,刘子钰 ┃ 配角: ┃ 其它:

年纪小

天禧十七年初夏。

今夏天日甚是明媚,日日晴好,又不闷燥,宁王谢青廷疗好了肩伤,很想城外走一走,歇息两日。这主意一萌生,想到自家繁庆庄子的那片水,便有些禁不住了。因此这日收拾好了京内事务,向朝廷告了假,与家中王妃吩咐一翻,便带着子钰往繁庆来了。

子钰自十四岁入宫,并没有真正出来玩过,这一路便看什么都是新奇,青廷顺由着她,走走停停,便多耽了些时日,直到第二日中午才到了庄子上。

到了庄上,早有管事的管家仆人把一切都收拾好了,子钰青廷自去分别沐浴,洗涮尘土。一时却是子钰先好,下人们将她引到主屋,便退去。

见青廷还未回来,想到刚才来时见这屋子似是曲折廊桥,直通湖心,子钰哪里禁得住,裹了件长袍,四处摸寻着,果然找到一间后堂,推开这后堂的门——

哗!这屋子,真的是在湖心!

屋后也是一条长长的廊亭,直通水面,而那栏杆的尽头,便是接天的一片辽阔之水,与随德不同,这湖水上没有荷花,也再没有其他廊亭,反是烟波浩淼,水气森森,居然颇有湘蜀之地的意思!

子钰心内喜欢,一阵湖风chuī过,打了个寒颤,才发觉自己穿的少了,而青廷或许已经回来,忙匆匆原路回去。

相比外间,屋内的光线幽暗了许多,伸头一望,青廷也回来了,正懒懒横卧在大chuáng上。

这边厢青廷也听到了门声和咚咚的脚步声响,半支起身子坐起,胸前的丝光绸袍便褪去大半,露出大片坚实的胸膛。子钰早收了脚步,站在一边,见他看向自己,更是生出一股淡淡羞赧。

青廷的眼内带了些笑意,看着她,子钰的长发被刚才湖风chuī得有些散乱,此时心慌慌,脸也有些红,为掩饰这突来的羞慌,抬手将胸前的头发拂到肩后,浅笑,“王爷,这水好。”

她双眼清亮,宛若波光,站在那里俏盈盈的,青廷打量她,浅玫红的宽大睡袍外,只裹了件纱袍,因那衣料伏贴,越发显出其间玲珑的身段,再往下看,却定住了。

子钰顺着他目光一看,“呀”了一声,自己着急去看水,竟然都没有穿鞋,见他盯着自己光着的小脚丫,她更是羞窘,脚趾头都蜷缩起来,恨不能把它们藏起来。

青廷被她稚气的举动弄笑了,伸出手,“上来,外间还是有些凉吧?”

子钰褪去外袍,一边还有些担心,“脚脏……”

“哪有,”刚爬上chuáng,就被他一把拉过搂到怀里,立刻被一片热源笼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看吧?”青廷的声音多了些责备,一手握住她脚,“这样凉!”说着将它们置到自己胸口,捂着。

两人虽已有了夫妻之实,子钰也已服侍过他几回,此时她心中却又是羞,又是暖,又是喜,整个人蜷缩着靠到他怀里,低低相唤,“王爷……”

小小的身子开始变暖,青廷抵住她额头,“喜欢这里么?”

子钰垂下眼睫,点头,“嗯!”

“呵,”青廷心中愉悦,将她发丝都顺到耳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小小满月一般皎洁的面庞,低低道,“孤这几日,都陪着你,可好?”

那白玉般的脸颊上立刻又染上淡淡红霞,头低得更深了,子钰闭上眼,感觉他一个一个湿热的吻印上来,“嗯?怎么不说话?”

“唔……”他也不容她再说,封住她嘴唇,吸吮着深吻。

子钰被他吻得透不过气,他这种吻法,像是要夺去她呼吸,不,像是连灵魂都要夺走一般,她有些不能适应,下意识抓紧他前襟。待两人气喘吁吁得分开,才发现,不仅是他,自己的衣衫也是松松得褪到了肩头,岌岌欲落了。

刚沐浴过,自己里面,并未再着何物……

“啊,”还来不及多想,他的手已经滑入,子钰软在他胸前,闭上眼,感觉那双大手,像带了电,麻苏苏得抚过自己全身,开始并未怎样,只这样轻柔抚摸,渐渐的,手劲开始加大,摸到那紧要的所在,更是发狠一样的搓揉。

子钰有些禁不住,歇歇喘息,一时他手又从胸前滑到后背,顺着那光滑脊背的线条一路向下,捧住下方的浑圆小臀,咬舔着她饱满的耳垂,嗓音低柔,“你以前,是唤作小鱼么?”

“嗯,”他摸到那里,她有些紧张,听他又提到她原名,不安得动了动。

青廷轻叹,手又重新往上,她身子又滑又凉,在火热的掌心中,每一寸都那般美好,“还真是如一尾小鱼呢!”

说话间将她肩头的丝袍也褪去,他的声音更加浓重,握着她肩头,“怎么了?”

她其实有些紧张,喉头发gān,现在天色正明,这室内虽然光线幽暗些,但还是光亮的,她虽经过了人事,但那羞赧的性子,却是难改,只垂了眼帘,握住渐快的心跳,随他动作。

青廷像是得到了最最可心的玩具,与她过几次,但当时肩伤未好,两人各自顾忌,总觉没有尽兴,现在,握搂住怀中的小人儿,他仿有一世的时光,都要这般一点点探索,与她慢慢消磨。

她的rǔ房并不很大,但娇挺可爱,在自己的手中,呈完美的半桃型,那粉粉的尖端,早因他刚才的抚摸而俏俏的立起,绷在那儿,惹人爱怜。

青廷爱煞了它们,那鲜嫩的颜色,粉色嫣然,恰如荷花骨朵儿最上面的那一抹,大手收拢着掌中的浑圆柔润慢慢爬高,点到最上,凑到她耳边,哼笑道,“都翘成这样了!”

子钰身子一颤,红通了满脸,他从未这样子调笑过,而自己身子的反应,又是不容置疑——啊,又被握住了,青廷此时却是一手把玩,低头含住她另一边,轻轻咬着,吮着,最后索性一个使力,将她推到chuáng头,靠在chuáng栏边,抬高她身子,方便他吸吮把玩。

子钰忍不住轻唤,身子也开始微微扭动挣扎,青廷哪里容她,稍提起她身子,将她双手反剪在身后,命令道,“别动!”

这样的姿势,令她的双rǔ更加向前突出,简直像是送上前去任他采撷,而那两个rǔ房,此时都有些红肿,一边上面更被他舔吮的湿亮。青廷稍餍足了,终于抬起眼,瞟一眼她羞恼的面容,故意认真着笑道,“孤会公平。”说着低下头,又含住另一边。

他故意曲解她刚才挣扎的意思!

子钰又羞又气,扭着身子妄图从他掌握中逃开,青廷仿等的就是她这样,呵呵低笑,继续啮咬着她一边rǔ房,更用整个身子压制住她,一手握住她另一边,捏住她刚已经被折磨得很可怜的小rǔ 尖,用力欺负它,弹弄它。

子钰受不了他这样,眼圈儿也红了,哼吟出声,“怎么了,怎么了,嗯?”见她还挣动,青廷不怀好意低问,手上不停,将她睡袍完全扯下。

“啊?!”子钰惊呼一声,想并拢,却被他一下子分开双腿,曲折到胸前,青廷向下探入一指,压躺到她身上,“小妖jīng,都湿了呢!”

子钰根本不敢看他晶亮的双眼,别过头去,她头发已被汗湿,丝丝缠绕着贴在晕红的面颊畔,那眼睫低垂,几乎是放弃了任何挣扎,任他摆布了的。青廷心口升起一股纯男性的得意,吻上她红肿的双唇。

她觉得好热,两人之间的热力蒸腾得她头脑发晕,叹一声,脸颊更红,就这样晕过去也好吧,总好过现在——她虽晕眩,意识还清明,他在看她,那里,摸她,被他手指搅得更晕,她听到他喘息着又回到自己耳边,诱哄着,“乖,张嘴。”

下意识就张开红唇,一根手指探入,“嗯,”她不解得抬起眼,他的眼中也氤氲,带着笑意,“你的味道……”说着又吻住她,舌头探进她嘴里搅动。

上一篇:龙争虎斗下一篇:千堆雪

梦见稻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