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无涯

也许他是真的心狠手辣,坚忍执著,又或者是如他们所唾骂的那般下贱歹毒。总之他的世界异於常人。

他明知那人厌恶自己,痛恨自己,也依旧要死死抓住对方,用尽一切方法将他牢牢绑在身边,甚至不惜残忍地拆散那人曾相爱过的恋人,qiáng迫那人只能看著自己,只能跟自己jiāo合。

 他就像一条冷血而坚定的毒蛇,紧紧守著身边的宝物,容不得半点他人的窥视。

这样的相处模式,注定换不来那人的一丝感情。

而他也并不在乎,只要那个人能一直留在他身边,得不到心也无所谓。

他并不贪婪,他要的只有那麽简单。

尽管为了这简单的所得,他需要付出全部,承受一切。

然而面对越来越僵化的关系,那人愈演愈烈的讽刺,厌恶,甚至於暗杀

他真的没有痛觉麽?他的血真的只能是冷的麽?

**** 

午後的宅子充满著惬意的味道,行云流水般的琴声从後面的庭院中传了出来,轻灵而优雅。

黑发少年沐浴在淡金色的阳光中,纤巧的手指拨动著琴弦,琴声铮铮,细柔的黑发随风轻扬,衬着清秀绝伦的脸庞,生出一股柔媚,却又带著羞涩。

他不时把眼抬起来,满是爱慕之情的眼眸中倒映的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只是,不管他的视线有多麽的qiáng烈,那靠在椅子上品茗的男人都没有抬起眼来看他一眼,只是随意的端起jīng致的茶杯,透过丝丝袅袅的水气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池水,眼中透着些许不明的意味,令人猜不透这个人此刻正在想著些什麽。

垂下眼帘,少年努力将贪恋的眼神收敛了些许,却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

 自小就被卖去青楼的少年不是没有幻想,奢望著某天能被一个好心老爷赎身,就此脱离那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只是,少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能在开苞前一天被这个男人的属下看中,然後将他带到了这里侍侯对方。太过幸福的感觉让少年觉得如同身处梦中一般,只能无力的沦陷在对方那暗紫色的眼瞳里。

虽然,那双眼睛,从没有看他一眼。

一定要让他喜欢上自己!少年眯著眼睛,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唯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长久的待在这个人的身边。

 不知为何,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yīn沉了下来,连空气中也带起了令人发凉的寒意。报信的护卫匆匆跑到男人身边,刚蹲下小声通报了些什麽,一抹灰色的修长身影便伴随著一声讥讽的冷笑出现在他们面前。

 明明是如此温润平和的声音,却又说著如此恶毒的话语。

 “你还真是有雅兴啊,没想到我才出去办事不到几天,府里就又多了个闭月羞花的胯下男宠,这次这个倒是弹得一手好琴,不介意我一同欣赏吧?”

来人一头灰色长发随意披散,乍看之下虽然相貌平平,可是嘴角边那一抹有些yīn冷的笑意配著那双同样是灰色的奇异眸子,竟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明白自己被羞rǔ的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弹奏,下意识的有些委屈的朝依然还侧卧在躺椅上的男人看去,却发现那人依然看著远方的池水,没有任何反应。

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引不起他一丝一毫的兴趣。

能在堂堂昙剑派宗主严凌枫的面前如此放肆的人,究竟有着怎样不可动摇的地位?

“继续弹啊,别停。”灰发男人看著少年似笑非笑地说著,然後便提起黑衣的下摆,毫无顾忌的坐在了严凌枫的躺椅边上。

修长的手指拿起桌面上jīng致的糕点放入口中吃了起来,末了还朝男人暗讽了一句:“你的眼光还真是万年不变,这园子里下作的小倌儿进进出出也不知道多少个,你就不觉得腻味?”

闻言,在一边不得不继续弹奏的少年心里不禁微微诧异.按对方的意思,严凌枫应该同时有很多男宠才是,可他来的时候,却一个也没看到……

难道都离开了不成?

 而此时依然沉默地侧躺在一边的男人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对来人的讽刺更是采取了直接无视的态度,甚至gān脆闭起了眼睛。

气氛越发的诡异起来。

“呵……”似乎早已习惯了严凌枫漠视的态度,灰发男人也不恼,淡笑著拍了拍身上糕点的屑末後便站了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

语毕,便朝外面走了出去。只是在经过少年身边时,刻意的顿了顿身形,像想起什麽似的笑著弯下了腰,在对方的耳边调笑的耳语道:“至於你,最好不要离开他的视线,否则会发生些什麽有趣的事情我可不敢保证。”

“……”少年闻言倏尔僵直了身体。男人的声音温润而低沉,却让他感到浑身的毛发都倒立起来。

自始至终都闭著眼的严凌枫,在灰发男人转身离开後才缓缓的睁开了眼,那深邃的紫色眼瞳中暗涌著让人看不透的复杂情绪,冰冷的注视著男人离开的方向……

××××

夜,不知不觉已深。

位于山间密林中的山庄在灯火的映衬下,显得更为的神秘而庄严。巡逻的护卫们尽责的工作著,连一丝风chuī草动都不放过,不敢有丝毫马虎。

而身为武林两大门派之一的昙剑山庄在此刻的戒备更是格外森严。

近来昙剑派跟另一大门派似乎都不满足于两大门派间相互制约的微妙的平衡,双方都明白,要想改变现在的局势,最快捷的办法便是除掉对方。因此最近山庄最近频繁出现暗杀行动,巡逻守卫必须更加谨慎。

雾气蒸腾的房间里,伴随著“哗”的一阵水声,白天弹琴的秀丽少年从洒满花瓣的浴盆踏出,还滴落著水珠的纤手将架子上半透明的长袍拿过披在身上,心里开始期待这一夜的销魂。

过了今夜,他要让那冷傲的庄主再也离不开他的身体。

这时,冷风chuī入,烛火一闪,房间忽的黯淡下来,少年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

“你似乎没有把我的忠告放在心上啊……”yīn冷的月光,勾勒出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中央的灰色身影。

看不清楚来人的表情,却能明显的感觉他的笑意。

一股寒气瞬间从脚底席卷了少年的全身,他僵直著身体,下意识的想要後退,可下一秒,那本来还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却如同鬼魅般贴在了自己的身後,顿时,寒毛阵阵的竖了起来。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离开他的视线麽?”温润而磁性的声音贴著耳际滑过,少年在感到一阵苏麻的同时,只觉得脖子一凉.

紧接著,从他脖子喷出来的血雾模糊了他的整个视线……

 窗外,只剩下冰冷的月,静静地照著溅满鲜血的窗.……

* * ** *

温暖的卧室内,铺垫著奢华草皮的黑色躺椅上,男性修长的躯体正随意而优雅地躺着。

男人正半垂着眼,静静的翻阅着手里jīng致的红色书籍,摇曳的烛光下,泼墨般的长发随性披散着,衬着那张俊脸,越发惑人心神。

 突然,咚的一声,一团鲜血淋漓的东西被扔在了他面前的矮桌上,连带著将上面还冒著热气的茶杯给砸了下来,溅了一地。

细看,竟是一个血淋淋的男性头颅,刚沐浴完的发丝间还隐隐冒着水汽,扭曲的五官让人再也看不到他原来清媚的摸样。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素来没有表情的严凌枫微微皱著眉,抬眼冷冷的看向门口缓步走来的灰发男人,沉声道:“你真恶心。”

 “你滥jiāo不一样恶心麽”涯一边缓缓的道,一边笑著朝男人走进过来。眯着眼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将头用内力直接抛出窗外,就像对待垃圾一样。

虽这样说,涯心里却清楚的知道,眼前这冷漠的男子,其实从不曾真正的碰过那些人,出于自身的的洁僻。那些人可谓死得无辜。

上一篇:豺狼虎豹下一篇:孤狐

黑色禁药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