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之誓言(空城第四部)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暗黑之誓言(空城第四部)》(完结)作者:卫风无月

这个版本是卫风大人后来修改过重发的版本,结局稍微改变了,不过还是HE

誓言1

“少爷回来了。”

“嗯。”

我转过头,天空yīn沈沈的,云层仿佛就压在不远处的锺楼塔尖上:“今晚大概会下雪。”

“是的,少爷。”

庄园的院墙里绝不似外面街道那样凄凉冷清。沿墙生着香樟,雪松,桧柏,女贞,还有庭院中央的一棵红叶大栗子树,虽然在冬日里,依旧绿意葱葱。我进了门廊下面,把斗篷解下来递给老罗伯特,房子并不大,只有两层,加上厨间杂物间地窖,也只十间屋子,是旧房子,已经建成快一百年,所以院子里的树长的异常粗壮,周围比这豪奢的宅院有的是,但是别家院子里都没有这样的树。这里的一切我都那样熟悉,古老的院墙上的岩石,木制结构的屋顶,已经被擦洗褪色却gān净的地板和楼梯,包着旧的印花绒布的软椅,院子里的每一棵树,还有初夏时会从草丛里探出头来的姜huáng色野花……

“少爷,明天就是夜临节了,所以今天厨房已经开始准备南瓜饼,还有烤牛肉,另外,今年新酿的酒也已经熟了。等明天一早,您就可以亲自送到夜神殿去。”

我点点头:“知道了。”

平庸。

我满足於这两个字。

我掰开一块面包,蘸着肉酱汁吃下去。餐桌中央摆着huáng铜烛台,桌旁只有我一个人坐着用餐,另外三把椅子都是空的。

我的父母,还有比我大十岁的哥哥,都信奉着“自由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是最幸福的事”这个信念。於是,我记得我这麽十来年里面,见到他们的次数还不到五次。

老罗伯特对这个家忠心耿耿,对我来说,相对於见不到面的父母和哥哥,他倒更象我的家人。起码,在我十几年的成长历程中,他一直勤恳而忠诚的陪伴在我身边。

外面街上传来喧杂的人声,我喝完盘子里的蘑菇汤,从露台的窗子朝外面张望。从浓密的树的缝隙里,可以看到街上有许多拿着火把的人,排成队列向前移动。

“怎麽夜神祭这麽早就开始了?”

“啊,少爷去年不在城里,这两年都开始的很早。去的晚的人,只能站在很远的台阶下头,根本看不到圣殿的仪式举行。所以许多人都现在就去呢,哪怕在圣殿外头站一夜,好明天早上能有一个靠前位置。”

我有时候在想,不知道夜神祭时被奉上的祭品,最後难道那位伟大的魔神陛下全部都欣然笑纳然後全吃下肚了吗?那这位魔神陛下,得有多大的一个肚仓,才能盛得下堆积的象小山一样的祭品呢?

南瓜饼,烤牛肉……唔,这两样东西我也极喜欢。

当然,还有家酿的麦酒果酒。

伟大的魔神陛下,喜欢的东西也如此普通吗?

相比起占据大陆东半部的光明之神来说,夜神殿真的非常廉洁。他们从不要求金钱财帛做供奉,也没有要求要成百上千的处女做圣女在神殿里服侍。而自称为光明的一方,却要求他们的信徒献出一年辛苦的大部分所得,金银珠宝他们最为喜欢,他们也喜欢占有信徒的其他财产,土地,还有他们的孩子。反抗者会被冠以渎神或是堕落的名义,用残酷的方式关押处死……

到底谁是光明,谁是黑暗?

起码我知道,在两边的分界河,每个晚上都会有偷偷从那边渡河到这边来。光明神殿那边看守很严,我那位已经记不清楚长相的哥哥告诉我,他曾经在那里经过,河岸那边有长弓队,箭枝象下雨一样,将那些想渡河到这边来的人和船全都she成了刺蝟。

他写来的信上这样说:“……河水染成了鲜红,象是从地狱流淌来的颜色,令人觉得眼睛被灼痛,难以自制的流下眼泪。无论信仰如何,生命都应该是珍贵的。我对所谓的光明早已经失望,幼时对光明与黑暗对立的疑惑dàng然无存。我开始相信,所谓的光明,不过是一个欺骗的借口,一种愚弄的手段,一种残忍的遮掩……”

我的那位哥哥时常会写信给我,羊皮纸上长长的,在各地的不同见闻。我也开始觉得,游历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

不是四处流làng,不是没有目的没有归处的漂泊。

只是走过更多地方,看到更多的风景。

也许等我十六岁之後,我也会跟随他们。

象风一样自由的,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过自己想要生活。

不过看看在庭院里给树木缠裹草袋和木屑来保暖的老罗伯特和他的妻子老莲莎,我又有些舍不得他们。

我把烛台移近一些,刚翻开书还没有看两页,罗伯特来敲门:“少爷,有客人来访。”

我有点意外,这麽晚了?

“什麽人?”

罗伯特有些迷惑惶恐,恭敬的说:“是从圣殿来的人?”

“什麽?你没看错?”

“这怎麽能看错呢。”老罗伯特委屈的说:“就算我老眼昏花,可这个我还是能分出来的。”

“他在哪里?”

“还在门外,他没有进来。”

我还没换衣服,现在把外套穿上就可以去会见这身份特殊的不速之客。

大门外站着一个披黑色丝绒斗篷的人。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为什麽老罗伯特说他不可能是看错。并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袍子角上绣着银色的夜神殿的标志。

他的背影完美,身姿挺拔……仅仅这个背影,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气势。象是与茫远深广无边无际的夜空浑然一体。

我有意识慢下了脚步。

那个人缓缓回过头来。

初冬的第一片雪花飘落下来,柔软而莹白,从那个人的额前划过。

看起来不象是雪,而象是从夜空坠落的星子的碎片。

他的头发象在月光下山涧中流淌的溪水,有着一种沈静而柔缓的光亮。

我觉得我没有看清楚他的相貌,在我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好象许多粉屑碎雪一起扑到了脸上眼上,让我只觉得巨大的迷惘和杂乱无续的伤感。

“你好,我是从圣殿来的信使。”

他的声音象一种低沈而优美的古琴,让人觉得耳鼓与心弦一起被这声音拨动颤抖。

我定定神:“您好,请进来说吧,让您一直站在门外,实在太失礼了。”

誓言2

“不必麻烦了,我只是送一封信来。”

我接过那封信,他的手指修长优美,chuī在脸的上风是寒的,信上却犹带他的体温,应该是一直放在怀中的。

信封是一种暗色的深红。我虽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信,但是却没少听说过他。

“天很冷,至少进来喝杯茶再走吧。”

老罗伯特居然趁这麽短的时间换了他最体面的一件礼服外套,端着热茶出来了。

他态度很温和,我从来没有和圣殿的人这样近的接触过,往年送祭品,和负责收管的人也就只是打个照面,并没有见过这样jīng彩令人须仰视的人物。

那封信上一个字也没有,里面是一张说不上来是什麽材料的黑色卡片,卡片上用银丝盘曲刻出了圣殿的标志。

罗伯特幸好已经手里的茶盘放下,不然以他的激动一定把茶盘全扣自己身上了。

即使如此,他也紧紧抓着胸口,脸色涨成了紫红,眼看就要窒息了。

“可是,我并没有……”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我并不算是正式的圣殿信徒。我家也不是什麽富贵权势人家,这……

为什麽会有这样一封信来送给我?

“明天节祭,请一定要来。”

那个人喝了半杯茶就放下了茶杯,随意的打量这间屋子。壁炉里的火正旺,墙壁上挂着今年chūn天里我在後面山坡上画的一张画。盛放的风信子,有一种不经意的妩媚。只一株风信子是不美的,而山坡上那成片的花海,美的让人屏息。

卫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