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同人)天之圣痕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仙剑]天之圣痕

作者:南柯十三殿

第一章(1)

我站在屋外,看着屋内的一片láng藉。

“姐姐?”

重楼不解的仰头,透过我想看到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怔在当场。

满地的鲜血,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出门前母亲正准备熬的汤泼洒在地,混合着浓重的血腥味诡异而恶心。我下意识的捂住了重楼的眼睛,在听见有人的脚步接近的时候,一把击昏了他,将他塞进了一旁的米缸,盖好盖子。我颤抖着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仿佛觉得,不这么做,我会后悔一辈子。

然而,当那群人再度归来的时候,我颤抖着为自己举动而欢呼。

来者一头白发,她看着我,皱眉,怒斥:“孽障!”

我扯开唇角,不置可否。我看见,她身后的男子手中,拿着父亲的剑。银色的盔甲上沾染着暗红色的血液。瞳孔猛然紧缩。我想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一直知道收养我的这对夫妻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所谓隐居者,没有隐居者会叫重楼御剑,没有隐居者可以一挥手就治好我和重楼的任何伤口。父亲有着暗红色的眼睛,还有偶尔被我和重楼气坏了不受控制露出的角。母亲有着温柔的眼眸,在怀着重楼时拖着巨大的蛇尾。我曾以为那是理所当然,直到我和重楼溜出去玩,发现不远处村子里的人,没有会长蛇尾的。

但是,我想,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可以很好的过下去。

平静而幸福。

每天挑战着父亲的神经,欺负着重楼。

日子美满而幸福。

“孽障,你可知罪。”

我抬眼看着那个白发的女人,撇了撇嘴角,扭头。

“你!”

“你就是堕入魔道的女娲后裔之子?”清冷的如碎玉的声音一如这个单手执剑的男子。我颤了颤眼帘,抬头看向这名带着银色盔甲面容俊美却无一丝表情的神将呲笑一声。

“明知故问。”

“你——!”白发的女子被我气得覆住自己的胸口指着我的手指微颤,“我女娲族怎会有如此孽障!”

“哟,您老不是一入门就孽障孽障叫的特别欢吗,您老把我当族人?我看您也没蛇尾啊。”我扬着唇角灿烂一笑,“乱攀亲戚可不好啊,婆婆。”

我有些坏心的看着对方被气得七晕八素,暗叹着最好气你一个经脉逆流老年痴呆最后猝死才好。

“今日我便除了你这孽障,免你日后危害天罡!”

“哦呀,难道老婆婆你一上来是不想杀我的?”我装作一脸惊讶,却发现那名冷漠的神将将视线似乎不禁意的扫过了米缸。我握紧了手,将笑容放的更大:“要我替爹娘感谢你一开始对他们的独子心存善念吗?老婆婆。”

“你这孽障,我现在就清理门户!”

对方的视线轻轻扫了我一眼,离开了米缸,没有理会挥手招来一把通体碧绿宝剑的女子,我暗暗输了一口气。至少要保住重楼。

“圣姑。”一直沉默的神将突然开口,已经祭出青色宝剑的白发女子一怔,随即有些不愉的看向打断了她的同伴。

“飞蓬将军有何事?”

“仙魔混血毕是天罡之外,这件事还是jiāo由天帝负责较好。”身着银甲的青年说的很平静,然而名为圣姑的女子不由的微颤了颤身,然后有些不愿但也无可奈何的收了剑。

“那么,就有劳将军替我向天帝通禀了。女娲一族出了晗璘这样的后裔实在羞愧。”

对方并没有回答女子的话,只是静静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摘下了头盔。我被那双澄澈无波的眼睛震在了当场,那双眼睛如琉璃般通透隐隐透着淡淡的青蓝色。发如上等的墨兰绢布。整个人清冷的就如他手中的那把剑的剑光。怎么会有人在破坏了别人的家庭之后,还可以平静成这样。啊,对了,他们是神仙,无情无欲的神仙,天道不仁的天将!

我呲笑,讽刺的看着他。要带我回去邀功?抱歉,姑娘我不奉陪。

我对着他伸过来的手熟视无睹,他也并不恼怒,只是用着他深色的眼睛淡淡的再一次扫过米缸。

我顿时屈服。

在跟着他离开了爹娘亲手建的小屋之后,假装没有看见那一堆衣着肃穆的天兵,我最后深深的凝望了屋子一眼。白发的女子看着那几乎流出了屋子的鲜血最终叹了口气,衣袖一挥,整座木屋顿时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下。

大片大片的火红色,衬得天蓝色的天空都隐隐有些发huáng。火炎击中在木屋周边,多余的连一棵树木都没有点燃。只是包裹着那块小小的装载着我无数回忆的木屋,冲天灭地。

重楼!!!

我大惊失色,顿时便要冲进木屋却被带着我的神将死死的按在了当场。

重楼!!!

身体重如千金根本无法动弹,我的血色一点一点完全自脸上褪尽,面色惨白的看着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的木屋。重楼在里面,我打晕了他,他还在里面!

“晗璘一生,虽离经叛道甚至委身魔族,但终究曾是女娲后裔。既然与那魔族相守是她的愿望,那么便以这样的方式相守吧。”

爹是魔,娘是仙。仙魔混血更是天纲之外物。那个女人先下手将爹娘连同木屋一起火化也算是保全了他二人的遗体,若遇上好事者,指不定该如何处理侮rǔ这对叛离天道的存在。

对方是好意,这是他们这群所谓“正人君子”所能给的最大善意,但是,但是……重楼在里面,我的弟弟,我唯一的弟弟还在里面啊!

泪水无声的滑落,我第一次憎恨着自己的无力。压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指节分明、修长美丽,却让我恨不得生吞了它。

“仙魔混血,没那么容易死。”

低低的话语自耳边响起,我抬头,看见的依旧是一张淡漠的面颊,俊秀如玉,如寒玉。

“冷静点,连这点低级炎咒都过不去,我就要怀疑他是不是仙魔混血了。”

我低头擦了擦眼泪,想了想,与其现在冲进去让他们发现重楼不如就此相信重楼的力量。重楼是火系的体制,火系法术,对他的伤害应该是减半的。我要冷静,我要冷静!

在没有力量之前,我必须冷静!

我木着一张脸,看着木屋在熊熊火光中渐远,圣姑早已在放火的一瞬间就不忍的离去,而如今我被飞蓬带着,跟随着往天界飞去。

我看着身后的天兵被甩的越来越远,转过头看向一脸平静专心飞行的男子,开口道:“为什么?”

为什么放过重楼?

对方只是淡淡扫过我一眼道:“此乃天命。”

“天纲容得下重楼?!”

“命运轮转,天行有常。天纲早已将一切书写,我们只需遵从。”

听着他的话,我不禁有些愤恨。

“既然天纲可以包容重楼都,那么我爹我娘呢!我呢!”

“魔将军与女娲后裔既然选择在一起,就该做好被两界追杀的准备。这是天命注定。”对方已然到达了天界,他迈步踏上玉质的碧色台阶,淡淡的道,“至于你,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仙魔混血当世无二,我之所以下界,也只不过是为了保住那一丝可能的qiáng大。你倒是省了我很多事。”

我哑然,半晌之后才淡淡道:“天纲容得下重楼,不代表天帝容的下重楼,所以必须有一个仙魔混血死在他面前对不对?”

“不,即便是天帝也不敢随意违反天纲,他要的是天界安定。所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便可。”

“变相囚禁?”

对方阖首,“可以这么认为。”

“我是不是该感谢不杀之恩。”

“你保住了你弟弟。”对方平静无波的说着,“你如果不冒充仙魔混血,我要想办法保下对方也很困难,更不用说是让他能够顺利变qiáng。”

南柯十三殿小说推荐: